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少女欲望都市之—— 私家调查  

2006-07-15 22:04:05|  分类: 少女欲望都市(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少女欲望都市之——  私家调查
蒋方舟


  起了早床,赶了晚集,我终于成功地上高中了。

高中很大很高级,我只是从寝室走到教室就能把自己走得灰头土脸满目疮痍。开学的第一个星期后的某一天,我灰头土脸地去打水房打水。我走得正欢,忽然被人叫住,我回头一看,是周煜和梅子安,她们本来是互相看不惯的人,现在却因为熟悉感和亲切感迅速地抱拢成团。她们和我打过招呼后,兴奋感还是没有被稀释,做出要和我拥抱的样子。我往后一闪,刚好看到查乐乐百无聊赖地站在打水房的另一边,我一边往后退一边指着查乐乐说:

“查乐乐也上这个高中了,你们去抱抱她吧。”
梅子安说:“我们知道,她和我们在一个班,她是借读的;她左边的那个,你别看他捧了一本书看而且一脸聪明样,他也是借读的;她右边的是在籍的,不过分不高……”

在接下的几分钟里,梅子安迅速地给所有眼前存在的人类分了“借读的”和“在籍的”两类。梅子安说:

“你肯定想问我,我是怎么搞到这么绝密的资料的,是不是是不是?我搞到是因为……”
那是电脑课上,电脑暂时不能上网,也不能玩游戏,所以大多数人选择双手扶在膝盖上盯着屏幕发呆。梅子安比较活泼,她在电脑的硬盘上东翻西翻,无意中发现了一份入学名单,上面有所有学生的表格,注明“考上的”还是“借读的”,还有入校时的分数。

梅子安亢奋地在这个秘密花园里玩了一整节课,她对我说:“你知道吗?我现在看人都不一样了,我觉得每一个人的老底都被我揭开了,你想知道谁的老底?你把名字写下来,我帮你查。”
我笑道:“你现在开展这项业务啊?收费吧?”

她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本来只是为自己查的,因为我上了高中只能和成绩好的人作朋友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,没有想到对别人感兴趣的人真不少。”
每个刚刚上高中的人总是充满斗志——我每买一个新本子,都要在第一页发誓要重新做人,何况上高中这样一个崭新的开始。每次下了课,都会有一群人把老师围得水泄不通问问题,远看还以为哪个天王巨星来了。一上自习,就会有人抱着超厚的英汉辞典去找外国老师聊天,一时间也很难判断到底谁成绩好。

“自从有了它(在籍生名单),你就不必再困惑,不必再迷茫。”梅子安说,“哪些人是真正优等生,该和哪些人作朋友、套近乎就一目了然。”
我们班上电脑课的时候,我依据梅子安的指示找到了那个绝密文件,但是我最后选择了玩扫雷,选择忘记那个文件。这个文件我看了之后,无端地颇不愉快,我属于“考上的”,勉强混进优等生队伍,不分彼此。但在梅子安的名单里,我被重新排队,站到“末位优等生”的位置上了。

三天之后,我又去打水,看到查乐乐在同样的地方百无聊赖地站着,我和她打招呼,她恍恍惚惚地回礼。我问:“你不会在这儿一直站了三天,一动不动吧?”

查乐乐撇撇嘴,目光仍锁在打水房入口,我媚俗地打趣:“看帅哥啊?”

她似乎要抽泣起来,哽咽道:“他们骗我……他们都骗我……”

我把查乐乐领到学校的冷饮店,给她买了一杯冰水。她冷静下来之后,说:“她们说这所学校帅哥超多,但是我们班都是些丑人。那些男生我看着就想叫大叔。”

我讪笑道:“不要这么肤浅嘛。”

她激动地握住我的胳膊:“不是肤浅不肤浅的问题,你看看去,你到我们班看看去!”

我又赶紧给她买了一杯冰水。过了好久,她把杯子里的冰块全部嚼碎,说:“你看我整天在打水房站着,我是在调查帅哥。”

我的记忆又被这个词唤醒,比较不耐烦地问:“你觉得调查有劲吗?你以为你真的能吊上帅哥吗?”

她认真地说:“与其说‘吊上’,倒不如说‘存档’。记忆里应该有一个‘帅哥袋’,里面就像唐伯虎的‘八美图’一样,存着一些帅哥的画像,那些真正的帅哥……”

对面正在痛苦地吃包子的男生对我们的对话产生了强烈的兴趣,我赶紧提醒查乐乐:“注意点影响。”

她压低声音说:“你不一定要和他们恋爱呀,只是记住他们。”她又兴奋了起来,“我调查的结果是,帅哥出没的地点主要是在教室——丑人才在运动场丢人现眼——你一般看到有人趴着睡觉就要锁定目标,因为帅哥最喜欢趴着睡觉了。有一次,我等一个疑似帅哥睡醒抬头,在高二的教室外面站了一个小时。你也许要问我值不值得。真的值得。当学校里有帅哥的时候,不仅学校有看点了,人生都变得有希望了。所以,我提议咱们学校应该招一些超级帅的帅哥,把长得帅也做为一项特长……”

她忽然不说话了——眼前出现了一个极品,长得像吴彦祖加陈冠希,肤色雪白神色萎靡,他看了看食堂窗口卖的菜就在我们眼前转瞬即逝。说实话,就连我也看得春心荡漾。
几天之后,我还没有把帅哥忘掉。梅子安慌慌张张地跑来找我,说:“你去和周煜谈谈吧,她再这样下去会被人抓起来的。”

我在学校里找了一圈,最后在心理咨询室门口找到了周煜。她不知道是刚出来还是没进去,我假装巧遇她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她说:“我比较变态嘛……我在进行一项调查。”

周煜说:“我说了你不要笑我,我在调查我们学校哪些人有钱。我的调查和梅子安的是结合起来进行的。我们……算了,我不想说,你自己看我们上课传的纸条吧。”

她递给我一沓纸条。纸条被仔细地整理过,按照名字分类,按照姓氏笔画排列。我仔细地看了下纸条的内容,无外乎是以下的内容:

“我们班的那谁谁是考上的还是借读的?”

“借读的。”

“那他家肯定很有钱,我猜测他是个暴发户的儿子。你看他买的东西虽然超级贵,但是超级没有品味。他的手机三千多块钱,但是性价比很低,所以我判断他一定是个暴发户的儿子。而且我凭直觉判断他家是开零食加工厂的。”

后面是周煜用红笔后来添上的结论:“李某某:资产估计——50万。”
其中有一个名字被画上圆圈当重点:“方某某,是我们班最有钱的人。钢琴过了九级,一般会让自己小孩从小学钢琴的家庭家境都不赖。我有一次听他给他爸爸打电话,从他的话里,我觉得他爸爸是个官员,而且还是个不小的官员。虽然他平时不摆阔,但是越这样不显山不露水的人,家里一般越有钱。方某某:资产估计——百万以上。”
周煜说:“我喜欢和富人做朋友,越富有的人我越喜欢。因为我自己是平凡人家长大的小孩,所以我知道像我这样家境的孩子心理阴暗面总是特别多。富人的孩子心理的阴暗面总是少一些。他们为人大方,一般不会像我这样这么喜欢嫉妒。你知道吗?很多的恶念恶行都是由嫉妒引起的。”
我叹气道:“你,梅子安,查乐乐,你们总能为你们不光彩的调查找到光彩的理由。”

她们三个一起叫起来:“喂,你很装嗳!如果我们调查出一个‘在籍的家里有钱的超级帅哥’,是不会告诉你的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1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