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前两天的流水账  

2007-08-25 15:23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的由头是“语文新教材用《雪山飞狐》代替<阿Q正传》……网络语言进 入教材……” 我是穿少女装的老学究,维护传统。对面的两位嘉宾,是装在老学究外套里 的活力派。他们很有趣。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毒草;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生机勃 勃的。二人持完全相反的两种观点。不一样的出发点,却有了一致的选择,那就 是:网络语言应当进入教材。 ps:节目现场认识了一个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,给我讲了很多港大和港中大的 事情,太有意思了。我想去港中大读书了。
的由头是“语文新教材用《雪山飞狐》代替<阿Q正传》……网络语言进 入教材……” 我是穿少女装的老学究,维护传统。对面的两位嘉宾,是装在老学究外套里 的活力派。他们很有趣。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毒草;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生机勃 勃的。二人持完全相反的两种观点。不一样的出发点,却有了一致的选择,那就 是:网络语言应当进入教材。 ps:节目现场认识了一个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,给我讲了很多港大和港中大的 事情,太有意思了。我想去港中大读书了。 前两天的流水账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 机场篇: 22号,我当天下午要赶到北京,中午还没有买到机票——我找不到身份证了 。我打电话找我妈,原来是被我妈私自拿回襄樊了。我又打电话去机场,问售票 的,问安检,问公安;又问我妈,又问安检,又问公安。问了三四轮之后,终于 确定,身份证来不及送到了,而我也不能买票了。于是我在电话里耍可怜,跟公 安哭——心里没有哭意,但口气很像哭。他们同意让我先去机场,再传真一份户 籍证明。 传真过来了,不是户籍证明,是身份证复印件,公安又说不行。我又打电话 给我妈,又跟公安哭——这回有点像真哭了。我在机场高喊:“我是蒋方舟,我 是良民!我不是坏人!我没有带枪!就算带了也不是真枪!” 最后,我在机场办了一个临时身份证,照了个登记照,照片把我照的很漂亮 。我喜笑颜开地登机了! 候机时,把没做完的《试题调研》(数学)做完,思路大开!强烈推荐! 飞机篇: 前两天的流水账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 

机场篇:
    22号,我当天下午要赶到北京,中午还没有买到机票——我找不到身份证了

我旁边坐了一对儿情侣,他们四手联弹串着红线,玩翻绳的游戏,女的不断 地向旁人大声宣告她的男朋友有多笨。我厌恶地看了他们两眼,倒头就睡。 候场篇: 凤凰卫视的“一虎一席谈”是个激辩的节目。候场的时候,有个嘉宾跟大 家协议说:“大家在节目上吵一吵,不要伤了和气,都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 跟我在一组的谢启大女士不同意,她说:“我说的话,不是只有节目上的几个人听到的,是会被人记住的。” 谢女士不愧是政界人物,台湾新党前主席,知道说话的姿态。这个大辩论之 前的私下小辩论——尽管还没有真正辩起来——让我太受教益了! 如果是为了节目效果,假意吵嘴,观众一定会察觉的,这样不好。我近来在 媒体上说过几次话,以后也许还会说一点话。我想,话语权来之不易,要真的表达,而不要假意做效果。 结果,大家在节目中吵得都挺真诚的,我一度差点气哭了。 辩论篇: 辩论。我打电话找我妈,原来是被我妈私自拿回襄樊了。我又打电话去机场,问售票

的,问安检,问公安;又问我妈,又问安检,又问公安。问了三四轮之后,终于

确定,身份证来不及送到了,而我也不能买票了。于是我在电话里耍可怜,跟公

我旁边坐了一对儿情侣,他们四手联弹串着红线,玩翻绳的游戏,女的不断 地向旁人大声宣告她的男朋友有多笨。我厌恶地看了他们两眼,倒头就睡。 候场篇: 凤凰卫视的“一虎一席谈”是个激辩的节目。候场的时候,有个嘉宾跟大 家协议说:“大家在节目上吵一吵,不要伤了和气,都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 跟我在一组的谢启大女士不同意,她说:“我说的话,不是只有节目上的几个人听到的,是会被人记住的。” 谢女士不愧是政界人物,台湾新党前主席,知道说话的姿态。这个大辩论之 前的私下小辩论——尽管还没有真正辩起来——让我太受教益了! 如果是为了节目效果,假意吵嘴,观众一定会察觉的,这样不好。我近来在 媒体上说过几次话,以后也许还会说一点话。我想,话语权来之不易,要真的表达,而不要假意做效果。 结果,大家在节目中吵得都挺真诚的,我一度差点气哭了。 辩论篇: 辩论安哭——心里没有哭意,但口气很像哭。他们同意让我先去机场,再传真一份户

籍证明。
     传真过来了,不是户籍证明,是身份证复印件,公安又说不行。我又打电话

给我妈,又跟公安哭——这回有点像真哭了。我在机场高喊:“我是蒋方舟,我

我旁边坐了一对儿情侣,他们四手联弹串着红线,玩翻绳的游戏,女的不断 地向旁人大声宣告她的男朋友有多笨。我厌恶地看了他们两眼,倒头就睡。 候场篇: 凤凰卫视的“一虎一席谈”是个激辩的节目。候场的时候,有个嘉宾跟大 家协议说:“大家在节目上吵一吵,不要伤了和气,都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 跟我在一组的谢启大女士不同意,她说:“我说的话,不是只有节目上的几个人听到的,是会被人记住的。” 谢女士不愧是政界人物,台湾新党前主席,知道说话的姿态。这个大辩论之 前的私下小辩论——尽管还没有真正辩起来——让我太受教益了! 如果是为了节目效果,假意吵嘴,观众一定会察觉的,这样不好。我近来在 媒体上说过几次话,以后也许还会说一点话。我想,话语权来之不易,要真的表达,而不要假意做效果。 结果,大家在节目中吵得都挺真诚的,我一度差点气哭了。 辩论篇: 辩论

是良民!我不是坏人!我没有带枪!就算带了也不是真枪!”
     最后,我在机场办了一个临时身份证,照了个登记照,照片把我照的很漂亮

。我喜笑颜开地登机了!
     候机时,把没做完的《试题调研》(数学)做完,思路大开!强烈推荐!的由头是“语文新教材用《雪山飞狐》代替<阿Q正传》……网络语言进 入教材……” 我是穿少女装的老学究,维护传统。对面的两位嘉宾,是装在老学究外套里 的活力派。他们很有趣。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毒草;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生机勃 勃的。二人持完全相反的两种观点。不一样的出发点,却有了一致的选择,那就 是:网络语言应当进入教材。 ps:节目现场认识了一个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,给我讲了很多港大和港中大的 事情,太有意思了。我想去港中大读书了。
 
飞机篇:我旁边坐了一对儿情侣,他们四手联弹串着红线,玩翻绳的游戏,女的不断 地向旁人大声宣告她的男朋友有多笨。我厌恶地看了他们两眼,倒头就睡。 候场篇: 凤凰卫视的“一虎一席谈”是个激辩的节目。候场的时候,有个嘉宾跟大 家协议说:“大家在节目上吵一吵,不要伤了和气,都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 跟我在一组的谢启大女士不同意,她说:“我说的话,不是只有节目上的几个人听到的,是会被人记住的。” 谢女士不愧是政界人物,台湾新党前主席,知道说话的姿态。这个大辩论之 前的私下小辩论——尽管还没有真正辩起来——让我太受教益了! 如果是为了节目效果,假意吵嘴,观众一定会察觉的,这样不好。我近来在 媒体上说过几次话,以后也许还会说一点话。我想,话语权来之不易,要真的表达,而不要假意做效果。 结果,大家在节目中吵得都挺真诚的,我一度差点气哭了。 辩论篇: 辩论
    我旁边坐了一对儿情侣,他们四手联弹串着红线,玩翻绳的游戏,女的不断

地向旁人大声宣告她的男朋友有多笨。我厌恶地看了他们两眼,倒头就睡。

的由头是“语文新教材用《雪山飞狐》代替<阿Q正传》……网络语言进 入教材……” 我是穿少女装的老学究,维护传统。对面的两位嘉宾,是装在老学究外套里 的活力派。他们很有趣。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毒草;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生机勃 勃的。二人持完全相反的两种观点。不一样的出发点,却有了一致的选择,那就 是:网络语言应当进入教材。 ps:节目现场认识了一个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,给我讲了很多港大和港中大的 事情,太有意思了。我想去港中大读书了。

 

机场篇: 22号,我当天下午要赶到北京,中午还没有买到机票——我找不到身份证了 。我打电话找我妈,原来是被我妈私自拿回襄樊了。我又打电话去机场,问售票 的,问安检,问公安;又问我妈,又问安检,又问公安。问了三四轮之后,终于 确定,身份证来不及送到了,而我也不能买票了。于是我在电话里耍可怜,跟公 安哭——心里没有哭意,但口气很像哭。他们同意让我先去机场,再传真一份户 籍证明。 传真过来了,不是户籍证明,是身份证复印件,公安又说不行。我又打电话 给我妈,又跟公安哭——这回有点像真哭了。我在机场高喊:“我是蒋方舟,我 是良民!我不是坏人!我没有带枪!就算带了也不是真枪!” 最后,我在机场办了一个临时身份证,照了个登记照,照片把我照的很漂亮 。我喜笑颜开地登机了! 候机时,把没做完的《试题调研》(数学)做完,思路大开!强烈推荐! 飞机篇: 候场篇:
      凤凰卫视的“一虎一席谈”是个激辩的节目。候场的时候,有个嘉宾跟大

我旁边坐了一对儿情侣,他们四手联弹串着红线,玩翻绳的游戏,女的不断 地向旁人大声宣告她的男朋友有多笨。我厌恶地看了他们两眼,倒头就睡。 候场篇: 凤凰卫视的“一虎一席谈”是个激辩的节目。候场的时候,有个嘉宾跟大 家协议说:“大家在节目上吵一吵,不要伤了和气,都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 跟我在一组的谢启大女士不同意,她说:“我说的话,不是只有节目上的几个人听到的,是会被人记住的。” 谢女士不愧是政界人物,台湾新党前主席,知道说话的姿态。这个大辩论之 前的私下小辩论——尽管还没有真正辩起来——让我太受教益了! 如果是为了节目效果,假意吵嘴,观众一定会察觉的,这样不好。我近来在 媒体上说过几次话,以后也许还会说一点话。我想,话语权来之不易,要真的表达,而不要假意做效果。 结果,大家在节目中吵得都挺真诚的,我一度差点气哭了。 辩论篇: 辩论家协议说:“大家在节目上吵一吵,不要伤了和气,都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

     跟我在一组的谢启大女士不同意,她说:“我说的话,不是只有节目上的几个人的由头是“语文新教材用《雪山飞狐》代替<阿Q正传》……网络语言进 入教材……” 我是穿少女装的老学究,维护传统。对面的两位嘉宾,是装在老学究外套里 的活力派。他们很有趣。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毒草;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生机勃 勃的。二人持完全相反的两种观点。不一样的出发点,却有了一致的选择,那就 是:网络语言应当进入教材。 ps:节目现场认识了一个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,给我讲了很多港大和港中大的 事情,太有意思了。我想去港中大读书了。 听到的,是会被人记住的。”
     谢女士不愧是政界人物,台湾新党前主席,知道说话的姿态。这个大辩论之

的由头是“语文新教材用《雪山飞狐》代替<阿Q正传》……网络语言进 入教材……” 我是穿少女装的老学究,维护传统。对面的两位嘉宾,是装在老学究外套里 的活力派。他们很有趣。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毒草;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生机勃 勃的。二人持完全相反的两种观点。不一样的出发点,却有了一致的选择,那就 是:网络语言应当进入教材。 ps:节目现场认识了一个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,给我讲了很多港大和港中大的 事情,太有意思了。我想去港中大读书了。 前的私下小辩论——尽管还没有真正辩起来——让我太受教益了!
     如果是为了节目效果,假意吵嘴,观众一定会察觉的,这样不好。我近来在

媒体上说过几次话,以后也许还会说一点话。我想,话语权来之不易,要真的表达,而不要假意做效果。
     结果,大家在节目中吵得都挺真诚的,我一度差点气哭了。

我旁边坐了一对儿情侣,他们四手联弹串着红线,玩翻绳的游戏,女的不断 地向旁人大声宣告她的男朋友有多笨。我厌恶地看了他们两眼,倒头就睡。 候场篇: 凤凰卫视的“一虎一席谈”是个激辩的节目。候场的时候,有个嘉宾跟大 家协议说:“大家在节目上吵一吵,不要伤了和气,都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 跟我在一组的谢启大女士不同意,她说:“我说的话,不是只有节目上的几个人听到的,是会被人记住的。” 谢女士不愧是政界人物,台湾新党前主席,知道说话的姿态。这个大辩论之 前的私下小辩论——尽管还没有真正辩起来——让我太受教益了! 如果是为了节目效果,假意吵嘴,观众一定会察觉的,这样不好。我近来在 媒体上说过几次话,以后也许还会说一点话。我想,话语权来之不易,要真的表达,而不要假意做效果。 结果,大家在节目中吵得都挺真诚的,我一度差点气哭了。 辩论篇: 辩论

 

我旁边坐了一对儿情侣,他们四手联弹串着红线,玩翻绳的游戏,女的不断 地向旁人大声宣告她的男朋友有多笨。我厌恶地看了他们两眼,倒头就睡。 候场篇: 凤凰卫视的“一虎一席谈”是个激辩的节目。候场的时候,有个嘉宾跟大 家协议说:“大家在节目上吵一吵,不要伤了和气,都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 跟我在一组的谢启大女士不同意,她说:“我说的话,不是只有节目上的几个人听到的,是会被人记住的。” 谢女士不愧是政界人物,台湾新党前主席,知道说话的姿态。这个大辩论之 前的私下小辩论——尽管还没有真正辩起来——让我太受教益了! 如果是为了节目效果,假意吵嘴,观众一定会察觉的,这样不好。我近来在 媒体上说过几次话,以后也许还会说一点话。我想,话语权来之不易,要真的表达,而不要假意做效果。 结果,大家在节目中吵得都挺真诚的,我一度差点气哭了。 辩论篇: 辩论辩论篇:
     辩论的由头是“语文新教材用《雪山飞狐》代替<阿Q正传》……网络语言进

我旁边坐了一对儿情侣,他们四手联弹串着红线,玩翻绳的游戏,女的不断 地向旁人大声宣告她的男朋友有多笨。我厌恶地看了他们两眼,倒头就睡。 候场篇: 凤凰卫视的“一虎一席谈”是个激辩的节目。候场的时候,有个嘉宾跟大 家协议说:“大家在节目上吵一吵,不要伤了和气,都是为了节目效果。” 跟我在一组的谢启大女士不同意,她说:“我说的话,不是只有节目上的几个人听到的,是会被人记住的。” 谢女士不愧是政界人物,台湾新党前主席,知道说话的姿态。这个大辩论之 前的私下小辩论——尽管还没有真正辩起来——让我太受教益了! 如果是为了节目效果,假意吵嘴,观众一定会察觉的,这样不好。我近来在 媒体上说过几次话,以后也许还会说一点话。我想,话语权来之不易,要真的表达,而不要假意做效果。 结果,大家在节目中吵得都挺真诚的,我一度差点气哭了。 辩论篇: 辩论入教材……”
    我是穿少女装的老学究,维护传统。对面的两位嘉宾,是装在老学究外套里

的活力派。他们很有趣。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毒草;一个说,网络语言是生机勃

勃的。二人持完全相反的两种观点。不一样的出发点,却有了一致的选择,那就

是:网络语言应当进入教材。

 

    ps:节目现场认识了一个香港中文大学的学生,给我讲了很多港大和港中大的

机场篇: 22号,我当天下午要赶到北京,中午还没有买到机票——我找不到身份证了 。我打电话找我妈,原来是被我妈私自拿回襄樊了。我又打电话去机场,问售票 的,问安检,问公安;又问我妈,又问安检,又问公安。问了三四轮之后,终于 确定,身份证来不及送到了,而我也不能买票了。于是我在电话里耍可怜,跟公 安哭——心里没有哭意,但口气很像哭。他们同意让我先去机场,再传真一份户 籍证明。 传真过来了,不是户籍证明,是身份证复印件,公安又说不行。我又打电话 给我妈,又跟公安哭——这回有点像真哭了。我在机场高喊:“我是蒋方舟,我 是良民!我不是坏人!我没有带枪!就算带了也不是真枪!” 最后,我在机场办了一个临时身份证,照了个登记照,照片把我照的很漂亮 。我喜笑颜开地登机了! 候机时,把没做完的《试题调研》(数学)做完,思路大开!强烈推荐! 飞机篇: 事情,太有意思了。我想去港中大读书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