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最近写的命题议论文  

2008-01-02 09:2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最近写的命题议论文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最近写的命题议论文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并称为时代最大的谣言和不真实的话,那么中国人无疑是洞悉传播者的虚伪和大众的愚蠢的莫尔索(加缪《局外人》主角)。而他,不,是我们却在天上俯视嘲笑,最终也不知道消逝到什么地方。所以,谣言之所以在社会上膨胀,是因为社会不乏狱卒,不乏良心,却缺少疾呼的声音。 仍然是那句话:有人的地方,就有谣言。我曾幻想这个世界能破除谣言的阴云,而搅出清明的气象,笼罩这个世界的只有真理。我却悲哀地发现,真理也不过是乔装了的谣言。

谣言的特点 蒋方舟 谣言从无到有,有三个必备的因素:本质的不真实,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和受众的易被迷惑,正是这三者看似巧合的“偶遇”和整合,恰恰构成了谣言产生是不可避免的——有人的地方就有谣言。 谣言的本质是不真实,这是语言自身的孕育和顺产,而非偶然的宫外孕。 怀想在远古时候,万物尚未被命名的时候,人类用唇齿的摩擦为万物起名,这只是一种人类自我的(甚至是自大)的表达,而非对本质的揭示。康德在《纯粹理性批判》中把人类的语言叫“咂叱”,说如果要有超智商的超人类听到,也会“讶然失笑”。因为语言自身就并非对事物绝对权威的定义,谣言生成几乎是必然。 谣言的前提是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。老子《道德经》的最后一章是“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”,大有把前五千大气浩瀚之言推翻之势。这正是我所说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者的自我规范的集中投射,而它的集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谣言的特点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并称为时代最大的谣言和不真实的话,那么中国人无疑是洞悉传播者的虚伪和大众的愚蠢的莫尔索(加缪《局外人》主角)。而他,不,是我们却在天上俯视嘲笑,最终也不知道消逝到什么地方。所以,谣言之所以在社会上膨胀,是因为社会不乏狱卒,不乏良心,却缺少疾呼的声音。 仍然是那句话:有人的地方,就有谣言。我曾幻想这个世界能破除谣言的阴云,而搅出清明的气象,笼罩这个世界的只有真理。我却悲哀地发现,真理也不过是乔装了的谣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蒋方舟

 

     谣言的特点 蒋方舟 谣言从无到有,有三个必备的因素:本质的不真实,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和受众的易被迷惑,正是这三者看似巧合的“偶遇”和整合,恰恰构成了谣言产生是不可避免的——有人的地方就有谣言。 谣言的本质是不真实,这是语言自身的孕育和顺产,而非偶然的宫外孕。 怀想在远古时候,万物尚未被命名的时候,人类用唇齿的摩擦为万物起名,这只是一种人类自我的(甚至是自大)的表达,而非对本质的揭示。康德在《纯粹理性批判》中把人类的语言叫“咂叱”,说如果要有超智商的超人类听到,也会“讶然失笑”。因为语言自身就并非对事物绝对权威的定义,谣言生成几乎是必然。 谣言的前提是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。老子《道德经》的最后一章是“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”,大有把前五千大气浩瀚之言推翻之势。这正是我所说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者的自我规范的集中投射,而它的集谣言从无到有,有三个必备的因素:本质的不真实,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和受众的易被迷惑,正是这三者看似巧合的“偶遇”和整合,恰恰构成了谣言产生是不可避免的——有人的地方就有谣言。

    并称为时代最大的谣言和不真实的话,那么中国人无疑是洞悉传播者的虚伪和大众的愚蠢的莫尔索(加缪《局外人》主角)。而他,不,是我们却在天上俯视嘲笑,最终也不知道消逝到什么地方。所以,谣言之所以在社会上膨胀,是因为社会不乏狱卒,不乏良心,却缺少疾呼的声音。 仍然是那句话:有人的地方,就有谣言。我曾幻想这个世界能破除谣言的阴云,而搅出清明的气象,笼罩这个世界的只有真理。我却悲哀地发现,真理也不过是乔装了的谣言。 谣言的本质是不真实,这是语言自身的孕育和顺产,而非偶然的宫外孕。

    体丧失则是在印刷业丧失文化中心地位,而电视和网络鸠占鹊巢的那一刻起,大量的政治人物涌入电视,而谣言也终于从小团体走向了全社会。 谣言之所以是谣言,而不是谣文或谣行,是源于话语的明确的对象性和目的性。在从个人空间升级到公共空间,从桌前伏案到被推至公共讲坛,传播者心安理得地解除了道德枷锁,开始散布“谣言”。这究竟是其隐藏已久的预谋,抑或是弗洛伊德所说的潜意识驱使?我更相信是后者。 谣言传播的关键是受众者的易被迷惑。万物受惯性支配,我们都是唐璜口中不断升起又落下的钟摆,只有在失控的瞬间才能洞悉真理的光芒。在传播者的讲述和劝服前,信服是惯性,顺从是惯性,成为下一个传播者更是惯性。 可悲的是,能够洞悉真理的人,却往往采用淡漠和冷笑的姿态。林语堂在《中国人的智慧》中说:“中国人有哲学和宇宙体系吗?没有,中国人最大的贡献是对他们的怀疑。”如果把哲学和宗教怀想在远古时候,万物尚未被命名的时候,人类用唇齿的摩擦为万物起名,这只是一种人类自我的(甚至是自大)的表达,而非对本质的揭示。康德在《纯粹理性批判》中把人类的语言叫“咂叱”,说如果要有超智商的超人类听到,也会“讶然失笑”。因为语言自身就并非对事物绝对权威的定义,谣言生成几乎是必然。

    谣言的前提是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。老子《道德经》的最后一章是“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”,大有把前五千大气浩瀚之言推翻之势。这正是我所说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者的自我规范的集中投射,而它的集体丧失则是在印刷业丧失文化中心地位,而电视和网络鸠占鹊巢的那一刻起,大量的政治人物涌入电视,而谣言也终于从小团体走向了全社会。

    谣言之所以是谣言,而不是谣文或谣行,是源于话语的明确的对象性和目的性。在从个人空间升级到公共空间,从桌前伏案到被推至公共讲坛,传播者心安理得地解除了道德枷锁,开始散布“谣言”。这究竟是其隐藏已久的预谋,抑或是弗洛伊德所说的潜意识驱使?我更相信是后者。

     谣言的特点 蒋方舟 谣言从无到有,有三个必备的因素:本质的不真实,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和受众的易被迷惑,正是这三者看似巧合的“偶遇”和整合,恰恰构成了谣言产生是不可避免的——有人的地方就有谣言。 谣言的本质是不真实,这是语言自身的孕育和顺产,而非偶然的宫外孕。 怀想在远古时候,万物尚未被命名的时候,人类用唇齿的摩擦为万物起名,这只是一种人类自我的(甚至是自大)的表达,而非对本质的揭示。康德在《纯粹理性批判》中把人类的语言叫“咂叱”,说如果要有超智商的超人类听到,也会“讶然失笑”。因为语言自身就并非对事物绝对权威的定义,谣言生成几乎是必然。 谣言的前提是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。老子《道德经》的最后一章是“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”,大有把前五千大气浩瀚之言推翻之势。这正是我所说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者的自我规范的集中投射,而它的集谣言传播的关键是受众者的易被迷惑。万物受惯性支配,我们都是唐璜口中不断升起又落下的钟摆,只有在失控的瞬间才能洞悉真理的光芒。在传播者的讲述和劝服前,信服是惯性,顺从是惯性,成为下一个传播者更是惯性。

     谣言的特点 蒋方舟 谣言从无到有,有三个必备的因素:本质的不真实,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和受众的易被迷惑,正是这三者看似巧合的“偶遇”和整合,恰恰构成了谣言产生是不可避免的——有人的地方就有谣言。 谣言的本质是不真实,这是语言自身的孕育和顺产,而非偶然的宫外孕。 怀想在远古时候,万物尚未被命名的时候,人类用唇齿的摩擦为万物起名,这只是一种人类自我的(甚至是自大)的表达,而非对本质的揭示。康德在《纯粹理性批判》中把人类的语言叫“咂叱”,说如果要有超智商的超人类听到,也会“讶然失笑”。因为语言自身就并非对事物绝对权威的定义,谣言生成几乎是必然。 谣言的前提是传播者缺乏自我规范。老子《道德经》的最后一章是“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”,大有把前五千大气浩瀚之言推翻之势。这正是我所说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者的自我规范的集中投射,而它的集可悲的是,能够洞悉真理的人,却往往采用淡漠和冷笑的姿态。林语堂在《中国人的智慧》中说:“中国人有哲学和宇宙体系吗?没有,中国人最大的贡献是对他们的怀疑。”如果把哲学和宗教并称为时代最大的谣言和不真实的话,那么中国人无疑是洞悉传播者的虚伪和大众的愚蠢的莫尔索(加缪《局外人》主角)。而他,不,是我们却在天上俯视嘲笑,最终也不知道消逝到什么地方。所以,谣言之所以在社会上膨胀,是因为社会不乏狱卒,不乏良心,却缺少疾呼的声音。

    仍然是那句话:有人的地方,就有谣言。我曾幻想这个世界能破除谣言的阴云,而搅出清明的气象,笼罩这个世界的只有真理。我却悲哀地发现,真理也不过是乔装了的谣言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