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离未来好近哪  

2008-01-04 09:19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?”只能一点一点地过,把它过得小小的。 元旦去了一趟北京,北京好冷好冷啊,发短信只发了一个字手就冻得石化了,关节完全动不了,想到李白写诗毛笔砚台冻住了宫女呵气融冰,又看到了穿棉袄戴帽子且巨跋扈的小狗从我面前经过,觉得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了。
 离未来好近哪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以后,觉得自己离未来好近哪。好像睡梦中惊醒看到对面镜中的自己(推荐大家试验一下),一种意料之中的悚然。 我一直在当一个生活温饱就好的小小反社会者,抑或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之间徘徊,现在高考当头,我只好向后者小小的妥协:“先考上个好大学,做个对猪肉涨价能够起到抑制作用的,对社会有益的人吧……但是高考之后,我要把头发染紫!” 人生太经不起追问,不能一个劲地像听故事一样追问“然后嘞?然后嘞 离未来好近哪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以后,觉得自己离未来好近哪。好像睡梦中惊醒看到对面镜中的自己(推荐大家试验一下),一种意料之中的悚然。 我一直在当一个生活温饱就好的小小反社会者,抑或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之间徘徊,现在高考当头,我只好向后者小小的妥协:“先考上个好大学,做个对猪肉涨价能够起到抑制作用的,对社会有益的人吧……但是高考之后,我要把头发染紫!” 人生太经不起追问,不能一个劲地像听故事一样追问“然后嘞?然后嘞

离未来好近哪 ?P> 昨天去买了书,很高兴。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新书了,最近只断断续续地在被窝里看了沈从文的《记丁玲》和莱辛的《金色笔记》,但是都觉得和自己的生活隔得很远,提一口气想感慨:“唉,女人啊……”主要是觉得进亦忧退亦忧,简直没有熨帖舒坦的活法儿。 我最近之所以这么悲观,整个人自带一团巨大卵形气团,自己随时坐在白雾里愁眉苦脸,还是源于我的惶惑。过了十八岁离未来好近哪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离未来好近哪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离未来好近哪

 

?/P>

以后,觉得自己离未来好近哪。好像睡梦中惊醒看到对面镜中的自己(推荐大家试验一下),一种意料之中的悚然。 我一直在当一个生活温饱就好的小小反社会者,抑或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之间徘徊,现在高考当头,我只好向后者小小的妥协:“先考上个好大学,做个对猪肉涨价能够起到抑制作用的,对社会有益的人吧……但是高考之后,我要把头发染紫!” 人生太经不起追问,不能一个劲地像听故事一样追问“然后嘞?然后嘞

    昨天去买了书,很高兴。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新书了,最近只断断续续地在被窝里看了沈从文的《记丁玲》和莱辛的《金色笔记》,但是都觉得和自己的生活隔得很远,提一口气想感慨:“唉,女人啊……”主要是觉得进亦忧退亦忧,简直没有熨帖舒坦的活法儿。

?”只能一点一点地过,把它过得小小的。 元旦去了一趟北京,北京好冷好冷啊,发短信只发了一个字手就冻得石化了,关节完全动不了,想到李白写诗毛笔砚台冻住了宫女呵气融冰,又看到了穿棉袄戴帽子且巨跋扈的小狗从我面前经过,觉得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了。

 

?”只能一点一点地过,把它过得小小的。 元旦去了一趟北京,北京好冷好冷啊,发短信只发了一个字手就冻得石化了,关节完全动不了,想到李白写诗毛笔砚台冻住了宫女呵气融冰,又看到了穿棉袄戴帽子且巨跋扈的小狗从我面前经过,觉得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了。     我最近之所以这么悲观,整个人自带一团巨大卵形气团,自己随时坐在白雾里愁眉苦脸,还是源于我的惶惑。过了十八岁以后,觉得自己离未来好近哪。好像睡梦中惊醒看到对面镜中的自己(推荐大家试验一下),一种意料之中的悚然。

离未来好近哪 ?P> 昨天去买了书,很高兴。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新书了,最近只断断续续地在被窝里看了沈从文的《记丁玲》和莱辛的《金色笔记》,但是都觉得和自己的生活隔得很远,提一口气想感慨:“唉,女人啊……”主要是觉得进亦忧退亦忧,简直没有熨帖舒坦的活法儿。 我最近之所以这么悲观,整个人自带一团巨大卵形气团,自己随时坐在白雾里愁眉苦脸,还是源于我的惶惑。过了十八岁   

离未来好近哪 ?P> 昨天去买了书,很高兴。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新书了,最近只断断续续地在被窝里看了沈从文的《记丁玲》和莱辛的《金色笔记》,但是都觉得和自己的生活隔得很远,提一口气想感慨:“唉,女人啊……”主要是觉得进亦忧退亦忧,简直没有熨帖舒坦的活法儿。 我最近之所以这么悲观,整个人自带一团巨大卵形气团,自己随时坐在白雾里愁眉苦脸,还是源于我的惶惑。过了十八岁    我一直在当一个生活温饱就好的小小反社会者,抑或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之间徘徊,现在高考当头,我只好向后者小小的妥协:“先考上个好大学,做个对猪肉涨价能够起到抑制作用的,对社会有益的人吧……但是高考之后,我要把头发染紫!”

离未来好近哪 ?P> 昨天去买了书,很高兴。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新书了,最近只断断续续地在被窝里看了沈从文的《记丁玲》和莱辛的《金色笔记》,但是都觉得和自己的生活隔得很远,提一口气想感慨:“唉,女人啊……”主要是觉得进亦忧退亦忧,简直没有熨帖舒坦的活法儿。 我最近之所以这么悲观,整个人自带一团巨大卵形气团,自己随时坐在白雾里愁眉苦脸,还是源于我的惶惑。过了十八岁    

    人生太经不起追问,不能一个劲地像听故事一样追问“然后嘞?然后嘞?”只能一点一点地过,把它过得小小的。

 

以后,觉得自己离未来好近哪。好像睡梦中惊醒看到对面镜中的自己(推荐大家试验一下),一种意料之中的悚然。 我一直在当一个生活温饱就好的小小反社会者,抑或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之间徘徊,现在高考当头,我只好向后者小小的妥协:“先考上个好大学,做个对猪肉涨价能够起到抑制作用的,对社会有益的人吧……但是高考之后,我要把头发染紫!” 人生太经不起追问,不能一个劲地像听故事一样追问“然后嘞?然后嘞

   元旦去了一趟北京,北京好冷好冷啊,发短信只发了一个字手就冻得石化了,关节完全动不了,想到李白写诗毛笔砚台冻住了宫女呵气融冰,又看到了穿棉袄戴帽子且巨跋扈的小狗从我面前经过,觉得真是一茬不如一茬了。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