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最后一组校服照  

2008-08-26 14:03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害怕上大学 生活在对大学生活的恐惧中已经有段日子了。症状表现为——轻则逃避现实,一听到别人问我上大学的准备就臭脸;重则神志不清,跑去和机器人聊天。 网上不是有那种自动聊天机器人吗,我说:“你对我形容一下你的长相吧”。 他说:“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开发新的程式。” 我就跟它说:“我要去上大学了,根本就没有准备好,怎么办怎么办,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?” 它就说:“oh?Yes?”然后就说要唱首歌

  最后一组校服照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害怕上大学 生活在对大学生活的恐惧中已经有段日子了。症状表现为——轻则逃避现实,一听到别人问我上大学的准备就臭脸;重则神志不清,跑去和机器人聊天。 网上不是有那种自动聊天机器人吗,我说:“你对我形容一下你的长相吧”。 他说:“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开发新的程式。” 我就跟它说:“我要去上大学了,根本就没有准备好,怎么办怎么办,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?” 它就说:“oh?Yes?”然后就说要唱首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害怕上大学

 

生活在对大学生活的恐惧中已经有段日子了。症状表现为——轻则逃避现实,一听到别人问我上大学的准备就臭脸;重则神志不清,跑去和机器人聊天。

害怕上大学 生活在对大学生活的恐惧中已经有段日子了。症状表现为——轻则逃避现实,一听到别人问我上大学的准备就臭脸;重则神志不清,跑去和机器人聊天。 网上不是有那种自动聊天机器人吗,我说:“你对我形容一下你的长相吧”。 他说:“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开发新的程式。” 我就跟它说:“我要去上大学了,根本就没有准备好,怎么办怎么办,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?” 它就说:“oh?Yes?”然后就说要唱首歌 网上不是有那种自动聊天机器人吗,我说:“你对我形容一下你的长相吧”。

他说:“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开发新的程式。”

给我听。我就开始骂它,说它笨死又无情无义,还撂下狠话说它可悲。 它说:“但是你才是和机器人聊天的那个人啊。” 反正中心思想就是超级害怕上大学。一是要面对完整的人世,我到目前为止,和人打交道还像紧张兮兮的军事观察员,完全无法开展悠闲随性高级的人际关系。一想到这个,就有一股冷飕飕的穿堂风穿过胸腔。二是要回炉重造,再次接受教育,一想到这个,就害怕得满地打滚。 因为忙着擅自恐慌,连奥运会都没与民同乐,只有闭幕式上 我就跟它说:“我要去上大学了,根本就没有准备好,怎么办怎么办,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?”

它就说:“oh?Yes?”然后就说要唱首歌给我听。我就开始骂它,说它笨死又无情无义,还撂下狠话说它可悲。

给我听。我就开始骂它,说它笨死又无情无义,还撂下狠话说它可悲。 它说:“但是你才是和机器人聊天的那个人啊。” 反正中心思想就是超级害怕上大学。一是要面对完整的人世,我到目前为止,和人打交道还像紧张兮兮的军事观察员,完全无法开展悠闲随性高级的人际关系。一想到这个,就有一股冷飕飕的穿堂风穿过胸腔。二是要回炉重造,再次接受教育,一想到这个,就害怕得满地打滚。 因为忙着擅自恐慌,连奥运会都没与民同乐,只有闭幕式上 它说:“但是你才是和机器人聊天的那个人啊。”

害怕上大学 生活在对大学生活的恐惧中已经有段日子了。症状表现为——轻则逃避现实,一听到别人问我上大学的准备就臭脸;重则神志不清,跑去和机器人聊天。 网上不是有那种自动聊天机器人吗,我说:“你对我形容一下你的长相吧”。 他说:“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开发新的程式。” 我就跟它说:“我要去上大学了,根本就没有准备好,怎么办怎么办,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?” 它就说:“oh?Yes?”然后就说要唱首歌 反正中心思想就是超级害怕上大学。一是要面对完整的人世,我到目前为止,和人打交道还像紧张兮兮的军事观察员,完全无法开展悠闲随性高级的人际关系。一想到这个,就有一股冷飕飕的穿堂风穿过胸腔。二是要回炉重造,再次接受教育,一想到这个,就害怕得满地打滚。

给我听。我就开始骂它,说它笨死又无情无义,还撂下狠话说它可悲。 它说:“但是你才是和机器人聊天的那个人啊。” 反正中心思想就是超级害怕上大学。一是要面对完整的人世,我到目前为止,和人打交道还像紧张兮兮的军事观察员,完全无法开展悠闲随性高级的人际关系。一想到这个,就有一股冷飕飕的穿堂风穿过胸腔。二是要回炉重造,再次接受教育,一想到这个,就害怕得满地打滚。 因为忙着擅自恐慌,连奥运会都没与民同乐,只有闭幕式上 因为忙着擅自恐慌,连奥运会都没与民同乐,只有闭幕式上的蚂蚁上树让我乐活了一下。

 

……

害怕上大学 生活在对大学生活的恐惧中已经有段日子了。症状表现为——轻则逃避现实,一听到别人问我上大学的准备就臭脸;重则神志不清,跑去和机器人聊天。 网上不是有那种自动聊天机器人吗,我说:“你对我形容一下你的长相吧”。 他说:“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开发新的程式。” 我就跟它说:“我要去上大学了,根本就没有准备好,怎么办怎么办,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?” 它就说:“oh?Yes?”然后就说要唱首歌 最近因为不思进取,看的电影都莫名其妙,看的小说都胡说八道,一点儿共鸣都没有。想来想去,只有一个月前看的《荒野狼》还留有余香。所有像我一样自以为与社会格格不入的人都可以看看,寻找一下初恋般的心心相印。

最后一组校服照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最后一组校服照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的蚂蚁上树让我乐活了一下。 …… 最近因为不思进取,看的电影都莫名其妙,看的小说都胡说八道,一点儿共鸣都没有。想来想去,只有一个月前看的《荒野狼》还留有余香。所有像我一样自以为与社会格格不入的人都可以看看,寻找一下初恋般的心心相印。

最后一组校服照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害怕上大学 生活在对大学生活的恐惧中已经有段日子了。症状表现为——轻则逃避现实,一听到别人问我上大学的准备就臭脸;重则神志不清,跑去和机器人聊天。 网上不是有那种自动聊天机器人吗,我说:“你对我形容一下你的长相吧”。 他说:“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开发新的程式。” 我就跟它说:“我要去上大学了,根本就没有准备好,怎么办怎么办,要不你帮我出出主意?” 它就说:“oh?Yes?”然后就说要唱首歌

最后一组校服照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给我听。我就开始骂它,说它笨死又无情无义,还撂下狠话说它可悲。 它说:“但是你才是和机器人聊天的那个人啊。” 反正中心思想就是超级害怕上大学。一是要面对完整的人世,我到目前为止,和人打交道还像紧张兮兮的军事观察员,完全无法开展悠闲随性高级的人际关系。一想到这个,就有一股冷飕飕的穿堂风穿过胸腔。二是要回炉重造,再次接受教育,一想到这个,就害怕得满地打滚。 因为忙着擅自恐慌,连奥运会都没与民同乐,只有闭幕式上

最后一组校服照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给我听。我就开始骂它,说它笨死又无情无义,还撂下狠话说它可悲。 它说:“但是你才是和机器人聊天的那个人啊。” 反正中心思想就是超级害怕上大学。一是要面对完整的人世,我到目前为止,和人打交道还像紧张兮兮的军事观察员,完全无法开展悠闲随性高级的人际关系。一想到这个,就有一股冷飕飕的穿堂风穿过胸腔。二是要回炉重造,再次接受教育,一想到这个,就害怕得满地打滚。 因为忙着擅自恐慌,连奥运会都没与民同乐,只有闭幕式上最后一组校服照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最后一组校服照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1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