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好干啊好干啊 干得快在空气中自燃啦  

2008-10-21 07:43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个严肃的作家。”看到这话,就好像看到格雷厄姆那张严肃忧郁的脸,我当场就乐翻了一整天,现在想起来,还是忍不住要笑。 萨特(?)也说:“评议委员把这本书当作这个作者的最后一个字,或最后一口气,然后他们用诺贝尔奖来杀死他,于是一切都完了。”贝克特在接到通知领奖的电话时,也确实惊呼:“完了!这太糟糕了!” 如释重负地读完了《乌拉尼亚》,我心有不甘地去查它的颁奖词,仿佛要告别宗教圣殿前留恋而淡淡感伤的最后一瞥,希望能得到一点启示——要怎么解读才不会让它枯燥地让人结石。 我发现诺贝尔颁奖词写得像淘宝卖家的产品介绍似的,一堆好词期期艾艾的组合,说了跟白说一样。 一想到明年诺贝尔文学奖又要颁,我又得看。本来笑着的我,上唇一下子干涩地黏在牙齿上,笑容僵住了,觉得胃部隐隐作痛,心情一下子低落,忧郁了起来。 好干啊好干啊 干得快在空气中自燃啦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好干啊好干啊干得快在空气中自燃啦 蒋方舟 第一回:好干啊好干啊, 跑马拉松好干啊 我前天报名参加了北京的马拉松比赛。参加国际体育赛事,这是我目前为止,在清华做的,最壮烈,也最有成就感的事了。 北京的气候很干,跑的时候觉得自己快自燃了,担心沿路的观众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。沿路,不断有小朋友指着我大声询问他们的父母:“这个姐姐怎么不跑只走啊?” 谁说我不跑啊,在经过每一个供水站的时候,老远的地方我就开始奋力加速,气喘吁吁做随时可能倒地不起状,生怕被剥夺喝水的权利。我还表演了我渴望了很多年的场景——边跑边把水从头上浇下来,然后甩掉头发上的水滴,有种很man很别扭的性感哟。 最后,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跑完了十公里。跑的时候没带相机,所以没能在终点处留影。只有在临上车时,在路边的公共厕所照了一张相。 以后打算养成跑步的习惯了,好像村上春树一直坚持跑步。我很能理解,跑步的时候,身心迅速剥离,我待在自己的身体里,明瞭得几乎冷漠地感受着我的肌肉,我的喘息,我的内脏。这是年老色衰的我,少数能承受的极限体验之一。 第二回:好干啊好干啊 谈话好干啊 上一周录个节目,嘉宾有慕容雪村,兰小龙(《士兵突击》的编剧),还有一个著名的前女友美女姐姐。大家在一起从中国聊到爱情聊到文学聊到编剧聊到市场。 四个人按说都不是讷于言的人,但是有好几个时刻,是我们四个人同时默默地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好干啊好干啊 干得快在空气中自燃啦

 

好干啊好干啊干得快在空气中自燃啦 蒋方舟 第一回:好干啊好干啊, 跑马拉松好干啊 我前天报名参加了北京的马拉松比赛。参加国际体育赛事,这是我目前为止,在清华做的,最壮烈,也最有成就感的事了。 北京的气候很干,跑的时候觉得自己快自燃了,担心沿路的观众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。沿路,不断有小朋友指着我大声询问他们的父母:“这个姐姐怎么不跑只走啊?” 谁说我不跑啊,在经过每一个供水站的时候,老远的地方我就开始奋力加速,气喘吁吁做随时可能倒地不起状,生怕被剥夺喝水的权利。我还表演了我渴望了很多年的场景——边跑边把水从头上浇下来,然后甩掉头发上的水滴,有种很man很别扭的性感哟。 最后,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跑完了十公里。跑的时候没带相机,所以没能在终点处留影。只有在临上车时,在路边的公共厕所照了一张相。 以后打算养成跑步的习惯了,好像村上春树一直坚持跑步。我很能理解,跑步的时候,身心迅速剥离,我待在自己的身体里,明瞭得几乎冷漠地感受着我的肌肉,我的喘息,我的内脏。这是年老色衰的我,少数能承受的极限体验之一。 第二回:好干啊好干啊 谈话好干啊 上一周录个节目,嘉宾有慕容雪村,兰小龙(《士兵突击》的编剧),还有一个著名的前女友美女姐姐。大家在一起从中国聊到爱情聊到文学聊到编剧聊到市场。 四个人按说都不是讷于言的人,但是有好几个时刻,是我们四个人同时默默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方舟

个严肃的作家。”看到这话,就好像看到格雷厄姆那张严肃忧郁的脸,我当场就乐翻了一整天,现在想起来,还是忍不住要笑。 萨特(?)也说:“评议委员把这本书当作这个作者的最后一个字,或最后一口气,然后他们用诺贝尔奖来杀死他,于是一切都完了。”贝克特在接到通知领奖的电话时,也确实惊呼:“完了!这太糟糕了!” 如释重负地读完了《乌拉尼亚》,我心有不甘地去查它的颁奖词,仿佛要告别宗教圣殿前留恋而淡淡感伤的最后一瞥,希望能得到一点启示——要怎么解读才不会让它枯燥地让人结石。 我发现诺贝尔颁奖词写得像淘宝卖家的产品介绍似的,一堆好词期期艾艾的组合,说了跟白说一样。 一想到明年诺贝尔文学奖又要颁,我又得看。本来笑着的我,上唇一下子干涩地黏在牙齿上,笑容僵住了,觉得胃部隐隐作痛,心情一下子低落,忧郁了起来。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一回:好干啊好干啊,

好干啊好干啊干得快在空气中自燃啦 蒋方舟 第一回:好干啊好干啊, 跑马拉松好干啊 我前天报名参加了北京的马拉松比赛。参加国际体育赛事,这是我目前为止,在清华做的,最壮烈,也最有成就感的事了。 北京的气候很干,跑的时候觉得自己快自燃了,担心沿路的观众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。沿路,不断有小朋友指着我大声询问他们的父母:“这个姐姐怎么不跑只走啊?” 谁说我不跑啊,在经过每一个供水站的时候,老远的地方我就开始奋力加速,气喘吁吁做随时可能倒地不起状,生怕被剥夺喝水的权利。我还表演了我渴望了很多年的场景——边跑边把水从头上浇下来,然后甩掉头发上的水滴,有种很man很别扭的性感哟。 最后,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跑完了十公里。跑的时候没带相机,所以没能在终点处留影。只有在临上车时,在路边的公共厕所照了一张相。 以后打算养成跑步的习惯了,好像村上春树一直坚持跑步。我很能理解,跑步的时候,身心迅速剥离,我待在自己的身体里,明瞭得几乎冷漠地感受着我的肌肉,我的喘息,我的内脏。这是年老色衰的我,少数能承受的极限体验之一。 第二回:好干啊好干啊 谈话好干啊 上一周录个节目,嘉宾有慕容雪村,兰小龙(《士兵突击》的编剧),还有一个著名的前女友美女姐姐。大家在一起从中国聊到爱情聊到文学聊到编剧聊到市场。 四个人按说都不是讷于言的人,但是有好几个时刻,是我们四个人同时默默地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跑马拉松好干啊

    

个严肃的作家。”看到这话,就好像看到格雷厄姆那张严肃忧郁的脸,我当场就乐翻了一整天,现在想起来,还是忍不住要笑。 萨特(?)也说:“评议委员把这本书当作这个作者的最后一个字,或最后一口气,然后他们用诺贝尔奖来杀死他,于是一切都完了。”贝克特在接到通知领奖的电话时,也确实惊呼:“完了!这太糟糕了!” 如释重负地读完了《乌拉尼亚》,我心有不甘地去查它的颁奖词,仿佛要告别宗教圣殿前留恋而淡淡感伤的最后一瞥,希望能得到一点启示——要怎么解读才不会让它枯燥地让人结石。 我发现诺贝尔颁奖词写得像淘宝卖家的产品介绍似的,一堆好词期期艾艾的组合,说了跟白说一样。 一想到明年诺贝尔文学奖又要颁,我又得看。本来笑着的我,上唇一下子干涩地黏在牙齿上,笑容僵住了,觉得胃部隐隐作痛,心情一下子低落,忧郁了起来。

     我前天报名参加了北京的马拉松比赛。参加国际体育赛事,这是我目前为止,在清华做的,最壮烈,也最有成就感的事了。

     北京的气候很干,跑的时候觉得自己快自燃了,担心沿路的观众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。沿路,不断有小朋友指着我大声询问他们的父母:“这个姐姐怎么不跑只走啊?”

喝茶,慢慢地喝,一大杯都见底了还没人放下杯子。 我正对着隐藏摄像机,沉默地把面前四人份水果拼盘,薯片和巧克力饼干全部吃完了,吃得太急还喝口茶顺顺气。内心默默地读秒,数着人类电视史上最长的沉默时间,最后寂寞难耐地问:“你们都是什么星座的呀?” 最近我为了治疗自己的失语症,在视频网站学习了大佬们的电视聊天,发现大佬们聊天也十分地干,这么地干哟? 我个人认为,他们都是觉得自己是活明白的人,仿佛小时候穿毛衣,绝望地钻了很久终于把头从领口伸出来。清晰和明白得来不易,所以不愿意再回到黑洞洞的迷茫青春期,重新翻看修正自己的世界观,每个人都微笑容忍有风度地隔岸看着别人,看一阵儿,也就转身走了。 第三回:好干啊好干啊 诺贝尔文学奖好干啊 我选了一节课,是专门读《春秋左传》的。在课上,我把今年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本《乌拉尼亚》读完了。 近三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,我都是毕恭毕敬地看,诚惶诚恐地看不懂。《我的名字叫红》我是读了一半,深吸一口气才有力气看完的,看完又回味地摸了摸封面,觉得封面蛮好。《金色笔记》还偶尔能逗我发笑,这本《乌拉尼亚》却读得我百般无聊,左顾右盼希望谁能赶紧打扰,把我从这场阅读中拯救出来。 诺贝尔文学奖曾是我的宗教来着,是绝对权威,稍有困惑就觉得对教主严重不敬该当何罪。而现在,已经慢慢从这种狂热中清醒过来了。 格雷厄姆格林从来没得过诺贝尔文学奖,“他们永远不会把它颁给我,因为他们认为我不是一

     谁说我不跑啊,在经过每一个供水站的时候,老远的地方我就开始奋力加速,气喘吁吁做随时可能倒地不起状,生怕被剥夺喝水的权利。我还表演了我渴望了很多年的场景——边跑边把水从头上浇下来,然后甩掉头发上的水滴,有种很man很别扭的性感哟。

     最后,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跑完了十公里。跑的时候没带相机,所以没能在终点处留影。只有在临上车时,在路边的公共厕所照了一张相。

     以后打算养成跑步的习惯了,好像村上春树一直坚持跑步。我很能理解,跑步的时候,身心迅速剥离,我待在自己的身体里,明瞭得几乎冷漠地感受着我的肌肉,我的喘息,我的内脏。这是年老色衰的我,少数能承受的极限体验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二回:好干啊好干啊

好干啊好干啊干得快在空气中自燃啦 蒋方舟 第一回:好干啊好干啊, 跑马拉松好干啊 我前天报名参加了北京的马拉松比赛。参加国际体育赛事,这是我目前为止,在清华做的,最壮烈,也最有成就感的事了。 北京的气候很干,跑的时候觉得自己快自燃了,担心沿路的观众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。沿路,不断有小朋友指着我大声询问他们的父母:“这个姐姐怎么不跑只走啊?” 谁说我不跑啊,在经过每一个供水站的时候,老远的地方我就开始奋力加速,气喘吁吁做随时可能倒地不起状,生怕被剥夺喝水的权利。我还表演了我渴望了很多年的场景——边跑边把水从头上浇下来,然后甩掉头发上的水滴,有种很man很别扭的性感哟。 最后,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跑完了十公里。跑的时候没带相机,所以没能在终点处留影。只有在临上车时,在路边的公共厕所照了一张相。 以后打算养成跑步的习惯了,好像村上春树一直坚持跑步。我很能理解,跑步的时候,身心迅速剥离,我待在自己的身体里,明瞭得几乎冷漠地感受着我的肌肉,我的喘息,我的内脏。这是年老色衰的我,少数能承受的极限体验之一。 第二回:好干啊好干啊 谈话好干啊 上一周录个节目,嘉宾有慕容雪村,兰小龙(《士兵突击》的编剧),还有一个著名的前女友美女姐姐。大家在一起从中国聊到爱情聊到文学聊到编剧聊到市场。 四个人按说都不是讷于言的人,但是有好几个时刻,是我们四个人同时默默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谈话好干啊

 

      好干啊好干啊干得快在空气中自燃啦 蒋方舟 第一回:好干啊好干啊, 跑马拉松好干啊 我前天报名参加了北京的马拉松比赛。参加国际体育赛事,这是我目前为止,在清华做的,最壮烈,也最有成就感的事了。 北京的气候很干,跑的时候觉得自己快自燃了,担心沿路的观众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。沿路,不断有小朋友指着我大声询问他们的父母:“这个姐姐怎么不跑只走啊?” 谁说我不跑啊,在经过每一个供水站的时候,老远的地方我就开始奋力加速,气喘吁吁做随时可能倒地不起状,生怕被剥夺喝水的权利。我还表演了我渴望了很多年的场景——边跑边把水从头上浇下来,然后甩掉头发上的水滴,有种很man很别扭的性感哟。 最后,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跑完了十公里。跑的时候没带相机,所以没能在终点处留影。只有在临上车时,在路边的公共厕所照了一张相。 以后打算养成跑步的习惯了,好像村上春树一直坚持跑步。我很能理解,跑步的时候,身心迅速剥离,我待在自己的身体里,明瞭得几乎冷漠地感受着我的肌肉,我的喘息,我的内脏。这是年老色衰的我,少数能承受的极限体验之一。 第二回:好干啊好干啊 谈话好干啊 上一周录个节目,嘉宾有慕容雪村,兰小龙(《士兵突击》的编剧),还有一个著名的前女友美女姐姐。大家在一起从中国聊到爱情聊到文学聊到编剧聊到市场。 四个人按说都不是讷于言的人,但是有好几个时刻,是我们四个人同时默默地上一周录个节目,嘉宾有慕容雪村,兰小龙(《士兵突击》的编剧),还有一个著名的前女友美女姐姐。大家在一起从中国聊到爱情聊到文学聊到编剧聊到市场。

     四个人按说都不是讷于言的人,但是有好几个时刻,是我们四个人同时默默地喝茶,慢慢地喝,一大杯都见底了还没人放下杯子。

     喝茶,慢慢地喝,一大杯都见底了还没人放下杯子。 我正对着隐藏摄像机,沉默地把面前四人份水果拼盘,薯片和巧克力饼干全部吃完了,吃得太急还喝口茶顺顺气。内心默默地读秒,数着人类电视史上最长的沉默时间,最后寂寞难耐地问:“你们都是什么星座的呀?” 最近我为了治疗自己的失语症,在视频网站学习了大佬们的电视聊天,发现大佬们聊天也十分地干,这么地干哟? 我个人认为,他们都是觉得自己是活明白的人,仿佛小时候穿毛衣,绝望地钻了很久终于把头从领口伸出来。清晰和明白得来不易,所以不愿意再回到黑洞洞的迷茫青春期,重新翻看修正自己的世界观,每个人都微笑容忍有风度地隔岸看着别人,看一阵儿,也就转身走了。 第三回:好干啊好干啊 诺贝尔文学奖好干啊 我选了一节课,是专门读《春秋左传》的。在课上,我把今年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本《乌拉尼亚》读完了。 近三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,我都是毕恭毕敬地看,诚惶诚恐地看不懂。《我的名字叫红》我是读了一半,深吸一口气才有力气看完的,看完又回味地摸了摸封面,觉得封面蛮好。《金色笔记》还偶尔能逗我发笑,这本《乌拉尼亚》却读得我百般无聊,左顾右盼希望谁能赶紧打扰,把我从这场阅读中拯救出来。 诺贝尔文学奖曾是我的宗教来着,是绝对权威,稍有困惑就觉得对教主严重不敬该当何罪。而现在,已经慢慢从这种狂热中清醒过来了。 格雷厄姆格林从来没得过诺贝尔文学奖,“他们永远不会把它颁给我,因为他们认为我不是一我正对着隐藏摄像机,沉默地把面前四人份水果拼盘,薯片和巧克力饼干全部吃完了,吃得太急还喝口茶顺顺气。内心默默地读秒,数着人类电视史上最长的沉默时间,最后寂寞难耐地问:“你们都是什么星座的呀?”

       最近我为了治疗自己的失语症,在视频网站学习了大佬们的电视聊天,发现大佬们聊天也十分地干,这么地干哟?

       喝茶,慢慢地喝,一大杯都见底了还没人放下杯子。 我正对着隐藏摄像机,沉默地把面前四人份水果拼盘,薯片和巧克力饼干全部吃完了,吃得太急还喝口茶顺顺气。内心默默地读秒,数着人类电视史上最长的沉默时间,最后寂寞难耐地问:“你们都是什么星座的呀?” 最近我为了治疗自己的失语症,在视频网站学习了大佬们的电视聊天,发现大佬们聊天也十分地干,这么地干哟? 我个人认为,他们都是觉得自己是活明白的人,仿佛小时候穿毛衣,绝望地钻了很久终于把头从领口伸出来。清晰和明白得来不易,所以不愿意再回到黑洞洞的迷茫青春期,重新翻看修正自己的世界观,每个人都微笑容忍有风度地隔岸看着别人,看一阵儿,也就转身走了。 第三回:好干啊好干啊 诺贝尔文学奖好干啊 我选了一节课,是专门读《春秋左传》的。在课上,我把今年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本《乌拉尼亚》读完了。 近三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,我都是毕恭毕敬地看,诚惶诚恐地看不懂。《我的名字叫红》我是读了一半,深吸一口气才有力气看完的,看完又回味地摸了摸封面,觉得封面蛮好。《金色笔记》还偶尔能逗我发笑,这本《乌拉尼亚》却读得我百般无聊,左顾右盼希望谁能赶紧打扰,把我从这场阅读中拯救出来。 诺贝尔文学奖曾是我的宗教来着,是绝对权威,稍有困惑就觉得对教主严重不敬该当何罪。而现在,已经慢慢从这种狂热中清醒过来了。 格雷厄姆格林从来没得过诺贝尔文学奖,“他们永远不会把它颁给我,因为他们认为我不是一我个人认为,他们都是觉得自己是活明白的人,仿佛小时候穿毛衣,绝望地钻了很久终于把头从领口伸出来。清晰和明白得来不易,所以不愿意再回到黑洞洞的迷茫青春期,重新翻看修正自己的世界观,每个人都微笑容忍有风度地隔岸看着别人,看一阵儿,也就转身走了。

 

 

好干啊好干啊干得快在空气中自燃啦 蒋方舟 第一回:好干啊好干啊, 跑马拉松好干啊 我前天报名参加了北京的马拉松比赛。参加国际体育赛事,这是我目前为止,在清华做的,最壮烈,也最有成就感的事了。 北京的气候很干,跑的时候觉得自己快自燃了,担心沿路的观众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。沿路,不断有小朋友指着我大声询问他们的父母:“这个姐姐怎么不跑只走啊?” 谁说我不跑啊,在经过每一个供水站的时候,老远的地方我就开始奋力加速,气喘吁吁做随时可能倒地不起状,生怕被剥夺喝水的权利。我还表演了我渴望了很多年的场景——边跑边把水从头上浇下来,然后甩掉头发上的水滴,有种很man很别扭的性感哟。 最后,我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跑完了十公里。跑的时候没带相机,所以没能在终点处留影。只有在临上车时,在路边的公共厕所照了一张相。 以后打算养成跑步的习惯了,好像村上春树一直坚持跑步。我很能理解,跑步的时候,身心迅速剥离,我待在自己的身体里,明瞭得几乎冷漠地感受着我的肌肉,我的喘息,我的内脏。这是年老色衰的我,少数能承受的极限体验之一。 第二回:好干啊好干啊 谈话好干啊 上一周录个节目,嘉宾有慕容雪村,兰小龙(《士兵突击》的编剧),还有一个著名的前女友美女姐姐。大家在一起从中国聊到爱情聊到文学聊到编剧聊到市场。 四个人按说都不是讷于言的人,但是有好几个时刻,是我们四个人同时默默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个严肃的作家。”看到这话,就好像看到格雷厄姆那张严肃忧郁的脸,我当场就乐翻了一整天,现在想起来,还是忍不住要笑。 萨特(?)也说:“评议委员把这本书当作这个作者的最后一个字,或最后一口气,然后他们用诺贝尔奖来杀死他,于是一切都完了。”贝克特在接到通知领奖的电话时,也确实惊呼:“完了!这太糟糕了!” 如释重负地读完了《乌拉尼亚》,我心有不甘地去查它的颁奖词,仿佛要告别宗教圣殿前留恋而淡淡感伤的最后一瞥,希望能得到一点启示——要怎么解读才不会让它枯燥地让人结石。 我发现诺贝尔颁奖词写得像淘宝卖家的产品介绍似的,一堆好词期期艾艾的组合,说了跟白说一样。 一想到明年诺贝尔文学奖又要颁,我又得看。本来笑着的我,上唇一下子干涩地黏在牙齿上,笑容僵住了,觉得胃部隐隐作痛,心情一下子低落,忧郁了起来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第三回:好干啊好干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诺贝尔文学奖好干啊

个严肃的作家。”看到这话,就好像看到格雷厄姆那张严肃忧郁的脸,我当场就乐翻了一整天,现在想起来,还是忍不住要笑。 萨特(?)也说:“评议委员把这本书当作这个作者的最后一个字,或最后一口气,然后他们用诺贝尔奖来杀死他,于是一切都完了。”贝克特在接到通知领奖的电话时,也确实惊呼:“完了!这太糟糕了!” 如释重负地读完了《乌拉尼亚》,我心有不甘地去查它的颁奖词,仿佛要告别宗教圣殿前留恋而淡淡感伤的最后一瞥,希望能得到一点启示——要怎么解读才不会让它枯燥地让人结石。 我发现诺贝尔颁奖词写得像淘宝卖家的产品介绍似的,一堆好词期期艾艾的组合,说了跟白说一样。 一想到明年诺贝尔文学奖又要颁,我又得看。本来笑着的我,上唇一下子干涩地黏在牙齿上,笑容僵住了,觉得胃部隐隐作痛,心情一下子低落,忧郁了起来。      我选了一节课,是专门读《春秋左传》的。在课上,我把今年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本《乌拉尼亚》读完了。

     近三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,我都是毕恭毕敬地看,诚惶诚恐地看不懂。《我的名字叫红》我是读了一半,深吸一口气才有力气看完的,看完又回味地摸了摸封面,觉得封面蛮好。《金色笔记》还偶尔能逗我发笑,这本《乌拉尼亚》却读得我百般无聊,左顾右盼希望谁能赶紧打扰,把我从这场阅读中拯救出来。

喝茶,慢慢地喝,一大杯都见底了还没人放下杯子。 我正对着隐藏摄像机,沉默地把面前四人份水果拼盘,薯片和巧克力饼干全部吃完了,吃得太急还喝口茶顺顺气。内心默默地读秒,数着人类电视史上最长的沉默时间,最后寂寞难耐地问:“你们都是什么星座的呀?” 最近我为了治疗自己的失语症,在视频网站学习了大佬们的电视聊天,发现大佬们聊天也十分地干,这么地干哟? 我个人认为,他们都是觉得自己是活明白的人,仿佛小时候穿毛衣,绝望地钻了很久终于把头从领口伸出来。清晰和明白得来不易,所以不愿意再回到黑洞洞的迷茫青春期,重新翻看修正自己的世界观,每个人都微笑容忍有风度地隔岸看着别人,看一阵儿,也就转身走了。 第三回:好干啊好干啊 诺贝尔文学奖好干啊 我选了一节课,是专门读《春秋左传》的。在课上,我把今年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本《乌拉尼亚》读完了。 近三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,我都是毕恭毕敬地看,诚惶诚恐地看不懂。《我的名字叫红》我是读了一半,深吸一口气才有力气看完的,看完又回味地摸了摸封面,觉得封面蛮好。《金色笔记》还偶尔能逗我发笑,这本《乌拉尼亚》却读得我百般无聊,左顾右盼希望谁能赶紧打扰,把我从这场阅读中拯救出来。 诺贝尔文学奖曾是我的宗教来着,是绝对权威,稍有困惑就觉得对教主严重不敬该当何罪。而现在,已经慢慢从这种狂热中清醒过来了。 格雷厄姆格林从来没得过诺贝尔文学奖,“他们永远不会把它颁给我,因为他们认为我不是一     诺贝尔文学奖曾是我的宗教来着,是绝对权威,稍有困惑就觉得对教主严重不敬该当何罪。而现在,已经慢慢从这种狂热中清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 格雷厄姆格林从来没得过诺贝尔文学奖,“他们永远不会把它颁给我,因为他们认为我不是一个严肃的作家。”看到这话,就好像看到格雷厄姆那张严肃忧郁的脸,我当场就乐翻了一整天,现在想起来,还是忍不住要笑。

个严肃的作家。”看到这话,就好像看到格雷厄姆那张严肃忧郁的脸,我当场就乐翻了一整天,现在想起来,还是忍不住要笑。 萨特(?)也说:“评议委员把这本书当作这个作者的最后一个字,或最后一口气,然后他们用诺贝尔奖来杀死他,于是一切都完了。”贝克特在接到通知领奖的电话时,也确实惊呼:“完了!这太糟糕了!” 如释重负地读完了《乌拉尼亚》,我心有不甘地去查它的颁奖词,仿佛要告别宗教圣殿前留恋而淡淡感伤的最后一瞥,希望能得到一点启示——要怎么解读才不会让它枯燥地让人结石。 我发现诺贝尔颁奖词写得像淘宝卖家的产品介绍似的,一堆好词期期艾艾的组合,说了跟白说一样。 一想到明年诺贝尔文学奖又要颁,我又得看。本来笑着的我,上唇一下子干涩地黏在牙齿上,笑容僵住了,觉得胃部隐隐作痛,心情一下子低落,忧郁了起来。      萨特(?)也说:“评议委员把这本书当作这个作者的最后一个字,或最后一口气,然后他们用诺贝尔奖来杀死他,于是一切都完了。”贝克特在接到通知领奖的电话时,也确实惊呼:“完了!这太糟糕了!”

喝茶,慢慢地喝,一大杯都见底了还没人放下杯子。 我正对着隐藏摄像机,沉默地把面前四人份水果拼盘,薯片和巧克力饼干全部吃完了,吃得太急还喝口茶顺顺气。内心默默地读秒,数着人类电视史上最长的沉默时间,最后寂寞难耐地问:“你们都是什么星座的呀?” 最近我为了治疗自己的失语症,在视频网站学习了大佬们的电视聊天,发现大佬们聊天也十分地干,这么地干哟? 我个人认为,他们都是觉得自己是活明白的人,仿佛小时候穿毛衣,绝望地钻了很久终于把头从领口伸出来。清晰和明白得来不易,所以不愿意再回到黑洞洞的迷茫青春期,重新翻看修正自己的世界观,每个人都微笑容忍有风度地隔岸看着别人,看一阵儿,也就转身走了。 第三回:好干啊好干啊 诺贝尔文学奖好干啊 我选了一节课,是专门读《春秋左传》的。在课上,我把今年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那本《乌拉尼亚》读完了。 近三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奖作品,我都是毕恭毕敬地看,诚惶诚恐地看不懂。《我的名字叫红》我是读了一半,深吸一口气才有力气看完的,看完又回味地摸了摸封面,觉得封面蛮好。《金色笔记》还偶尔能逗我发笑,这本《乌拉尼亚》却读得我百般无聊,左顾右盼希望谁能赶紧打扰,把我从这场阅读中拯救出来。 诺贝尔文学奖曾是我的宗教来着,是绝对权威,稍有困惑就觉得对教主严重不敬该当何罪。而现在,已经慢慢从这种狂热中清醒过来了。 格雷厄姆格林从来没得过诺贝尔文学奖,“他们永远不会把它颁给我,因为他们认为我不是一     如释重负地读完了《乌拉尼亚》,我心有不甘地去查它的颁奖词,仿佛要告别宗教圣殿前留恋而淡淡感伤的最后一瞥,希望能得到一点启示——要怎么解读才不会让它枯燥地让人结石。

个严肃的作家。”看到这话,就好像看到格雷厄姆那张严肃忧郁的脸,我当场就乐翻了一整天,现在想起来,还是忍不住要笑。 萨特(?)也说:“评议委员把这本书当作这个作者的最后一个字,或最后一口气,然后他们用诺贝尔奖来杀死他,于是一切都完了。”贝克特在接到通知领奖的电话时,也确实惊呼:“完了!这太糟糕了!” 如释重负地读完了《乌拉尼亚》,我心有不甘地去查它的颁奖词,仿佛要告别宗教圣殿前留恋而淡淡感伤的最后一瞥,希望能得到一点启示——要怎么解读才不会让它枯燥地让人结石。 我发现诺贝尔颁奖词写得像淘宝卖家的产品介绍似的,一堆好词期期艾艾的组合,说了跟白说一样。 一想到明年诺贝尔文学奖又要颁,我又得看。本来笑着的我,上唇一下子干涩地黏在牙齿上,笑容僵住了,觉得胃部隐隐作痛,心情一下子低落,忧郁了起来。      我发现诺贝尔颁奖词写得像淘宝卖家的产品介绍似的,一堆好词期期艾艾的组合,说了跟白说一样。

    一想到明年诺贝尔文学奖又要颁,我又得看。本来笑着的我,上唇一下子干涩地黏在牙齿上,笑容僵住了,觉得胃部隐隐作痛,心情一下子低落,忧郁了起来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