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王家卫帅得让我反省  

2009-03-13 05:3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王家卫帅得让我反省

  蒋方舟

  

反对派的最后底限,搜寻和放大内心冒出来的不满和抱怨。 我说“《东邪西毒》让人困惑郁闷而不得解惑,太不负责任了”;至于每个观众在《东邪西毒》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,我说“见仁见智的解答不作数,导演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,又不努力去解答问题,更是不负责任。” 但今天的讨论结束时候,我几乎是立刻开始厌恶自己的穷追猛打,觉得又牵强又讨人嫌。 我还记得,我在当时讨论的场合,对王家卫最大的埋怨,是他把个人标签,当成万能贴,甚至创口贴——我以为这是多么的投机取巧啊。我赫然发现,自己诘问时,也在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贴标签。 “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做胶水的”。这是索尔贝篓的话,我决不再做个自产自销的胶水贩子。从我做起,从今天做起。 把“怀疑主义者”的标签兼创口贴揭下,我自己露出了累累创口,但是却清爽透气了很多。我要开始温柔敦厚地打量人事。也许是我长大了,也许是我真的中年危机人老了其言也善了。 PSONE:我自己编造和幻想了一套王家卫导演总是戴墨镜的原因。 我总觉得导演是所有艺术家中最给人以安全感,最让人信任的。因为他们必须了然一个故事的前因后果,表层深

   今天见到了王家卫,觉得他帅不可当。

反对派的最后底限,搜寻和放大内心冒出来的不满和抱怨。 我说“《东邪西毒》让人困惑郁闷而不得解惑,太不负责任了”;至于每个观众在《东邪西毒》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,我说“见仁见智的解答不作数,导演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,又不努力去解答问题,更是不负责任。” 但今天的讨论结束时候,我几乎是立刻开始厌恶自己的穷追猛打,觉得又牵强又讨人嫌。 我还记得,我在当时讨论的场合,对王家卫最大的埋怨,是他把个人标签,当成万能贴,甚至创口贴——我以为这是多么的投机取巧啊。我赫然发现,自己诘问时,也在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贴标签。 “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做胶水的”。这是索尔贝篓的话,我决不再做个自产自销的胶水贩子。从我做起,从今天做起。 把“怀疑主义者”的标签兼创口贴揭下,我自己露出了累累创口,但是却清爽透气了很多。我要开始温柔敦厚地打量人事。也许是我长大了,也许是我真的中年危机人老了其言也善了。 PSONE:我自己编造和幻想了一套王家卫导演总是戴墨镜的原因。 我总觉得导演是所有艺术家中最给人以安全感,最让人信任的。因为他们必须了然一个故事的前因后果,表层深

   我是著名花痴,人生的基本造型是一手捧腮一手扇风,轻声尖叫:“好帅好帅。”反对派的最后底限,搜寻和放大内心冒出来的不满和抱怨。 我说“《东邪西毒》让人困惑郁闷而不得解惑,太不负责任了”;至于每个观众在《东邪西毒》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,我说“见仁见智的解答不作数,导演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,又不努力去解答问题,更是不负责任。” 但今天的讨论结束时候,我几乎是立刻开始厌恶自己的穷追猛打,觉得又牵强又讨人嫌。 我还记得,我在当时讨论的场合,对王家卫最大的埋怨,是他把个人标签,当成万能贴,甚至创口贴——我以为这是多么的投机取巧啊。我赫然发现,自己诘问时,也在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贴标签。 “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做胶水的”。这是索尔贝篓的话,我决不再做个自产自销的胶水贩子。从我做起,从今天做起。 把“怀疑主义者”的标签兼创口贴揭下,我自己露出了累累创口,但是却清爽透气了很多。我要开始温柔敦厚地打量人事。也许是我长大了,也许是我真的中年危机人老了其言也善了。 PSONE:我自己编造和幻想了一套王家卫导演总是戴墨镜的原因。 我总觉得导演是所有艺术家中最给人以安全感,最让人信任的。因为他们必须了然一个故事的前因后果,表层深 我的小前半生全忙活在马不停蹄地狂呼各种各样的英俊,有时真诚有时虚伪,有时纯属惯性,嘴里刹不住车,但俨然已是我和人打招呼和道别的特有方式。但王家卫帅到让我自我检讨,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

    场合是讨论电影《东邪西毒终极版》,我喜欢王家卫的《阿飞正传》和《春光乍泄》,不大喜欢《东邪西毒》,十年前看的时候乐不可支,十年后温习仍然频频笑场,觉得——哈,这套东东原来我还是不认同。

   然而,今天,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惊觉:这套东东,其实可以认同。

王家卫帅得让我反省 蒋方舟 今天见到了王家卫,觉得他帅不可当。 我是著名花痴,人生的基本造型是一手捧腮一手扇风,轻声尖叫:“好帅好帅。”我的小前半生全忙活在马不停蹄地狂呼各种各样的英俊,有时真诚有时虚伪,有时纯属惯性,嘴里刹不住车,但俨然已是我和人打招呼和道别的特有方式。但王家卫帅到让我自我检讨,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 场合是讨论电影《东邪西毒终极版》,我喜欢王家卫的《阿飞正传》和《春光乍泄》,不大喜欢《东邪西毒》,十年前看的时候乐不可支,十年后温习仍然频频笑场,觉得——哈,这套东东原来我还是不认同。 然而,今天,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惊觉:这套东东,其实可以认同。 我一直觉得,尝试着理解和认同的行为,是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式的息事宁人,万分无趣,是人进入老年的标志——不完亦完,便只得自欺欺人。 而我一直引以为傲的态度是五月风暴的“我们不询问”,是兰波的“要么一切要么全无”。但我发现,是我自己太珍惜和过分重视“不认同”、“坚决不认同”、“誓死不认同”的感觉了。 我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叫做“怀疑主义者”,为了迫使别人这样称呼我,我死守在   

  我一直觉得,尝试着理解和认同的行为,是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式的息事宁人,万分无趣,是人进入老年的标志——不完亦完,便只得自欺欺人。

    王家卫帅得让我反省 蒋方舟 今天见到了王家卫,觉得他帅不可当。 我是著名花痴,人生的基本造型是一手捧腮一手扇风,轻声尖叫:“好帅好帅。”我的小前半生全忙活在马不停蹄地狂呼各种各样的英俊,有时真诚有时虚伪,有时纯属惯性,嘴里刹不住车,但俨然已是我和人打招呼和道别的特有方式。但王家卫帅到让我自我检讨,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 场合是讨论电影《东邪西毒终极版》,我喜欢王家卫的《阿飞正传》和《春光乍泄》,不大喜欢《东邪西毒》,十年前看的时候乐不可支,十年后温习仍然频频笑场,觉得——哈,这套东东原来我还是不认同。 然而,今天,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惊觉:这套东东,其实可以认同。 我一直觉得,尝试着理解和认同的行为,是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式的息事宁人,万分无趣,是人进入老年的标志——不完亦完,便只得自欺欺人。 而我一直引以为傲的态度是五月风暴的“我们不询问”,是兰波的“要么一切要么全无”。但我发现,是我自己太珍惜和过分重视“不认同”、“坚决不认同”、“誓死不认同”的感觉了。 我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叫做“怀疑主义者”,为了迫使别人这样称呼我,我死守在而我一直引以为傲的态度是五月风暴的“我们不询问”,是兰波的“要么一切 要么全无”。但我发现,是我自己太珍惜和过分重视“不认同”、“坚决不认同”、“誓死不认同”的感觉了。

   我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叫做“怀疑主义者”,为了迫使别人这样称呼我,我死守在反对派的最后底限,搜寻和放大内心冒出来的不满和抱怨。

 

   我说“《东邪西毒》让人困惑郁闷而不得解惑,太不负责任了”;至于每个观众在《东邪西毒》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,我说“见仁见智的解答不作数,导演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,又不努力去解答问题,更是不负责任。”

意,外壳内涵,类似于全知全能。 但其实,对于很多他探讨的巨大命题,王家卫自己也不知道答案。 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”,眼神里不自觉泄露的讯息,说什么也不能被人看出来。 PSTWO 花花絮絮:王家卫见到郭敬明,迟疑地说:“你是……蒋方舟?” 我猜郭敬明应该是小郁闷一下,我竟是百感交集,还有几分高兴,真奇怪。 絮絮花花:王家卫夸郭敬明像漫画美少年,以后电影有合适的角色也许会让郭敬明来演。看两人在台上惺惺相惜,我在一旁强颜欢笑内心哭号:“那我嘞?” 我和王家卫合影(图片左边那四分之一个白色袖子是我)。 (参加讨论的我们合影,引用网络图片)    但今天的讨论结束时候,我几乎是立刻开始厌恶自己的穷追猛打,觉得又牵强又讨人嫌。

反对派的最后底限,搜寻和放大内心冒出来的不满和抱怨。 我说“《东邪西毒》让人困惑郁闷而不得解惑,太不负责任了”;至于每个观众在《东邪西毒》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,我说“见仁见智的解答不作数,导演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,又不努力去解答问题,更是不负责任。” 但今天的讨论结束时候,我几乎是立刻开始厌恶自己的穷追猛打,觉得又牵强又讨人嫌。 我还记得,我在当时讨论的场合,对王家卫最大的埋怨,是他把个人标签,当成万能贴,甚至创口贴——我以为这是多么的投机取巧啊。我赫然发现,自己诘问时,也在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贴标签。 “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做胶水的”。这是索尔贝篓的话,我决不再做个自产自销的胶水贩子。从我做起,从今天做起。 把“怀疑主义者”的标签兼创口贴揭下,我自己露出了累累创口,但是却清爽透气了很多。我要开始温柔敦厚地打量人事。也许是我长大了,也许是我真的中年危机人老了其言也善了。 PSONE:我自己编造和幻想了一套王家卫导演总是戴墨镜的原因。 我总觉得导演是所有艺术家中最给人以安全感,最让人信任的。因为他们必须了然一个故事的前因后果,表层深

   我还记得,我在当时讨论的场合,对王家卫最大的埋怨,是他把个人标签,当成万能贴,甚至创口贴——我以为这是多么的投机取巧啊。我赫然发现,自己诘问时,也在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贴标签。

意,外壳内涵,类似于全知全能。 但其实,对于很多他探讨的巨大命题,王家卫自己也不知道答案。 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”,眼神里不自觉泄露的讯息,说什么也不能被人看出来。 PSTWO 花花絮絮:王家卫见到郭敬明,迟疑地说:“你是……蒋方舟?” 我猜郭敬明应该是小郁闷一下,我竟是百感交集,还有几分高兴,真奇怪。 絮絮花花:王家卫夸郭敬明像漫画美少年,以后电影有合适的角色也许会让郭敬明来演。看两人在台上惺惺相惜,我在一旁强颜欢笑内心哭号:“那我嘞?” 我和王家卫合影(图片左边那四分之一个白色袖子是我)。 (参加讨论的我们合影,引用网络图片)

 

   “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做胶水的”。这是索尔贝篓的话,我决不再做个自产自销的胶水贩子。从我做起,从今天做起。

反对派的最后底限,搜寻和放大内心冒出来的不满和抱怨。 我说“《东邪西毒》让人困惑郁闷而不得解惑,太不负责任了”;至于每个观众在《东邪西毒》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,我说“见仁见智的解答不作数,导演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,又不努力去解答问题,更是不负责任。” 但今天的讨论结束时候,我几乎是立刻开始厌恶自己的穷追猛打,觉得又牵强又讨人嫌。 我还记得,我在当时讨论的场合,对王家卫最大的埋怨,是他把个人标签,当成万能贴,甚至创口贴——我以为这是多么的投机取巧啊。我赫然发现,自己诘问时,也在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贴标签。 “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做胶水的”。这是索尔贝篓的话,我决不再做个自产自销的胶水贩子。从我做起,从今天做起。 把“怀疑主义者”的标签兼创口贴揭下,我自己露出了累累创口,但是却清爽透气了很多。我要开始温柔敦厚地打量人事。也许是我长大了,也许是我真的中年危机人老了其言也善了。 PSONE:我自己编造和幻想了一套王家卫导演总是戴墨镜的原因。 我总觉得导演是所有艺术家中最给人以安全感,最让人信任的。因为他们必须了然一个故事的前因后果,表层深 把“怀疑主义者”的标签兼创口贴揭下,我自己露出了累累创口,但是却清爽透气了很多。我要开始温柔敦厚地打量人事。也许是我长大了,也许是我真的中年危机人老了其言也善了。

 

PS ONE:   我自己编造和幻想了一套王家卫导演总是戴墨镜的原因。

   我总觉得导演是所有艺术家中最给人以安全感,最让人信任的。因为他们必须了然一个故事的前因后果,表层深意,外壳内涵,类似于全知全能。

意,外壳内涵,类似于全知全能。 但其实,对于很多他探讨的巨大命题,王家卫自己也不知道答案。 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”,眼神里不自觉泄露的讯息,说什么也不能被人看出来。 PSTWO 花花絮絮:王家卫见到郭敬明,迟疑地说:“你是……蒋方舟?” 我猜郭敬明应该是小郁闷一下,我竟是百感交集,还有几分高兴,真奇怪。 絮絮花花:王家卫夸郭敬明像漫画美少年,以后电影有合适的角色也许会让郭敬明来演。看两人在台上惺惺相惜,我在一旁强颜欢笑内心哭号:“那我嘞?” 我和王家卫合影(图片左边那四分之一个白色袖子是我)。 (参加讨论的我们合影,引用网络图片)   但其实,对于很多他探讨的巨大命题,王家卫自己也不知道答案。

反对派的最后底限,搜寻和放大内心冒出来的不满和抱怨。 我说“《东邪西毒》让人困惑郁闷而不得解惑,太不负责任了”;至于每个观众在《东邪西毒》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,我说“见仁见智的解答不作数,导演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,又不努力去解答问题,更是不负责任。” 但今天的讨论结束时候,我几乎是立刻开始厌恶自己的穷追猛打,觉得又牵强又讨人嫌。 我还记得,我在当时讨论的场合,对王家卫最大的埋怨,是他把个人标签,当成万能贴,甚至创口贴——我以为这是多么的投机取巧啊。我赫然发现,自己诘问时,也在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贴标签。 “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做胶水的”。这是索尔贝篓的话,我决不再做个自产自销的胶水贩子。从我做起,从今天做起。 把“怀疑主义者”的标签兼创口贴揭下,我自己露出了累累创口,但是却清爽透气了很多。我要开始温柔敦厚地打量人事。也许是我长大了,也许是我真的中年危机人老了其言也善了。 PSONE:我自己编造和幻想了一套王家卫导演总是戴墨镜的原因。 我总觉得导演是所有艺术家中最给人以安全感,最让人信任的。因为他们必须了然一个故事的前因后果,表层深   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”,眼神里不自觉泄露的讯息,说什么也不能被人看出来。

 

王家卫帅得让我反省 蒋方舟 今天见到了王家卫,觉得他帅不可当。 我是著名花痴,人生的基本造型是一手捧腮一手扇风,轻声尖叫:“好帅好帅。”我的小前半生全忙活在马不停蹄地狂呼各种各样的英俊,有时真诚有时虚伪,有时纯属惯性,嘴里刹不住车,但俨然已是我和人打招呼和道别的特有方式。但王家卫帅到让我自我检讨,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 场合是讨论电影《东邪西毒终极版》,我喜欢王家卫的《阿飞正传》和《春光乍泄》,不大喜欢《东邪西毒》,十年前看的时候乐不可支,十年后温习仍然频频笑场,觉得——哈,这套东东原来我还是不认同。 然而,今天,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惊觉:这套东东,其实可以认同。 我一直觉得,尝试着理解和认同的行为,是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式的息事宁人,万分无趣,是人进入老年的标志——不完亦完,便只得自欺欺人。 而我一直引以为傲的态度是五月风暴的“我们不询问”,是兰波的“要么一切要么全无”。但我发现,是我自己太珍惜和过分重视“不认同”、“坚决不认同”、“誓死不认同”的感觉了。 我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叫做“怀疑主义者”,为了迫使别人这样称呼我,我死守在

PS TWO    

反对派的最后底限,搜寻和放大内心冒出来的不满和抱怨。 我说“《东邪西毒》让人困惑郁闷而不得解惑,太不负责任了”;至于每个观众在《东邪西毒》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,我说“见仁见智的解答不作数,导演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,又不努力去解答问题,更是不负责任。” 但今天的讨论结束时候,我几乎是立刻开始厌恶自己的穷追猛打,觉得又牵强又讨人嫌。 我还记得,我在当时讨论的场合,对王家卫最大的埋怨,是他把个人标签,当成万能贴,甚至创口贴——我以为这是多么的投机取巧啊。我赫然发现,自己诘问时,也在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贴标签。 “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做胶水的”。这是索尔贝篓的话,我决不再做个自产自销的胶水贩子。从我做起,从今天做起。 把“怀疑主义者”的标签兼创口贴揭下,我自己露出了累累创口,但是却清爽透气了很多。我要开始温柔敦厚地打量人事。也许是我长大了,也许是我真的中年危机人老了其言也善了。 PSONE:我自己编造和幻想了一套王家卫导演总是戴墨镜的原因。 我总觉得导演是所有艺术家中最给人以安全感,最让人信任的。因为他们必须了然一个故事的前因后果,表层深   花花絮絮:王家卫见到郭敬明,迟疑地说:“你是……蒋方舟?”

反对派的最后底限,搜寻和放大内心冒出来的不满和抱怨。 我说“《东邪西毒》让人困惑郁闷而不得解惑,太不负责任了”;至于每个观众在《东邪西毒》里可以找到自己的答案,我说“见仁见智的解答不作数,导演没有能力给出标准答案,又不努力去解答问题,更是不负责任。” 但今天的讨论结束时候,我几乎是立刻开始厌恶自己的穷追猛打,觉得又牵强又讨人嫌。 我还记得,我在当时讨论的场合,对王家卫最大的埋怨,是他把个人标签,当成万能贴,甚至创口贴——我以为这是多么的投机取巧啊。我赫然发现,自己诘问时,也在乐此不疲地给自己贴标签。 “给你贴标签的人都是做胶水的”。这是索尔贝篓的话,我决不再做个自产自销的胶水贩子。从我做起,从今天做起。 把“怀疑主义者”的标签兼创口贴揭下,我自己露出了累累创口,但是却清爽透气了很多。我要开始温柔敦厚地打量人事。也许是我长大了,也许是我真的中年危机人老了其言也善了。 PSONE:我自己编造和幻想了一套王家卫导演总是戴墨镜的原因。 我总觉得导演是所有艺术家中最给人以安全感,最让人信任的。因为他们必须了然一个故事的前因后果,表层深   我猜郭敬明应该是小郁闷一下,我竟是百感交集,还有几分高兴,真奇怪。

意,外壳内涵,类似于全知全能。 但其实,对于很多他探讨的巨大命题,王家卫自己也不知道答案。 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”,眼神里不自觉泄露的讯息,说什么也不能被人看出来。 PSTWO 花花絮絮:王家卫见到郭敬明,迟疑地说:“你是……蒋方舟?” 我猜郭敬明应该是小郁闷一下,我竟是百感交集,还有几分高兴,真奇怪。 絮絮花花:王家卫夸郭敬明像漫画美少年,以后电影有合适的角色也许会让郭敬明来演。看两人在台上惺惺相惜,我在一旁强颜欢笑内心哭号:“那我嘞?” 我和王家卫合影(图片左边那四分之一个白色袖子是我)。 (参加讨论的我们合影,引用网络图片)   絮絮花花:王家卫夸郭敬明像漫画美少年,以后电影有合适的角色也许会让郭敬明来演。看两人在台上惺惺相惜,我在一旁强颜欢笑内心哭号:“那我嘞?”

意,外壳内涵,类似于全知全能。 但其实,对于很多他探讨的巨大命题,王家卫自己也不知道答案。 “说实话,我也不知道”,眼神里不自觉泄露的讯息,说什么也不能被人看出来。 PSTWO 花花絮絮:王家卫见到郭敬明,迟疑地说:“你是……蒋方舟?” 我猜郭敬明应该是小郁闷一下,我竟是百感交集,还有几分高兴,真奇怪。 絮絮花花:王家卫夸郭敬明像漫画美少年,以后电影有合适的角色也许会让郭敬明来演。看两人在台上惺惺相惜,我在一旁强颜欢笑内心哭号:“那我嘞?” 我和王家卫合影(图片左边那四分之一个白色袖子是我)。 (参加讨论的我们合影,引用网络图片)王家卫帅得让我反省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 

王家卫帅得让我反省 蒋方舟 今天见到了王家卫,觉得他帅不可当。 我是著名花痴,人生的基本造型是一手捧腮一手扇风,轻声尖叫:“好帅好帅。”我的小前半生全忙活在马不停蹄地狂呼各种各样的英俊,有时真诚有时虚伪,有时纯属惯性,嘴里刹不住车,但俨然已是我和人打招呼和道别的特有方式。但王家卫帅到让我自我检讨,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。 场合是讨论电影《东邪西毒终极版》,我喜欢王家卫的《阿飞正传》和《春光乍泄》,不大喜欢《东邪西毒》,十年前看的时候乐不可支,十年后温习仍然频频笑场,觉得——哈,这套东东原来我还是不认同。 然而,今天,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惊觉:这套东东,其实可以认同。 我一直觉得,尝试着理解和认同的行为,是“物是人非事事休”式的息事宁人,万分无趣,是人进入老年的标志——不完亦完,便只得自欺欺人。 而我一直引以为傲的态度是五月风暴的“我们不询问”,是兰波的“要么一切要么全无”。但我发现,是我自己太珍惜和过分重视“不认同”、“坚决不认同”、“誓死不认同”的感觉了。 我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叫做“怀疑主义者”,为了迫使别人这样称呼我,我死守在

我和王家卫合影(图片左边那四分之一个白色袖子是我)。

王家卫帅得让我反省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(参加讨论的我们合影,引用网络图片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