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大学的那些传说  

2009-03-28 06:5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的抱怨觉得不可思议,她觉得省略那些过程是多么美好——“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抱怨的?如果愿意,你还可以在网上买他,让给你跳个草裙舞呢!” 据说,大学里会有个精神领袖,他神秘梦幻,迷得学妹们魂飞魄散。 我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,刚好看到学生会领袖选举正在做宣传。学生会主席候选人的大幅照片晾在路边的铁丝上,迎风飘曳。我走上前去想仔细地看,却惊奇地发现,这是一排长得毫无区别的有为青年,让我简直有些头晕不适。他们都穿黑色西装,微微侧身双手抱臂环胸,一样的眼镜后闪烁着一样的微笑,他们的宣传词都一样地频繁出现“脚踏实地”。 他们诚恳但不神秘,卓越但不梦幻。他们英俊得小心翼翼,英俊得谁也不得罪,我愿意把我的钱托付给他投资不动产,却不愿意交付少女不切实际的梦幻。 高中的超完美学长们,到了大学,也露出了他们谢幕戏散后的残妆与油光。那些高中的学长在传说中优秀全能,又冷漠神秘,好像美少女战士的男朋友“夜礼服假面”,让我们只敢远观,只能在意念中亵玩。于是我们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,把他们的故事喃喃传诵给我们的学弟学妹。学弟学妹们考大学的动力之一,就是要在大学里找到他们。 记得刚升上清华的时候,我参加高中学长的迎新饭局,我语无伦次地表达我见到活人传奇的激动,感叹了两次“这很是修来的福分”“光宗耀祖门楣生辉”这种不得体的话都差点脱口而出。 高中学长们听了我的话反而尴尬地讪笑不已,相互推诿:“她说你是传说嘞。”“你才是你才是。”让我疑惑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骂人的话。我逮住我身

的抱怨觉得不可思议,她觉得省略那些过程是多么美好——“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抱怨的?如果愿意,你还可以在网上买他,让给你跳个草裙舞呢!” 据说,大学里会有个精神领袖,他神秘梦幻,迷得学妹们魂飞魄散。 我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,刚好看到学生会领袖选举正在做宣传。学生会主席候选人的大幅照片晾在路边的铁丝上,迎风飘曳。我走上前去想仔细地看,却惊奇地发现,这是一排长得毫无区别的有为青年,让我简直有些头晕不适。他们都穿黑色西装,微微侧身双手抱臂环胸,一样的眼镜后闪烁着一样的微笑,他们的宣传词都一样地频繁出现“脚踏实地”。 他们诚恳但不神秘,卓越但不梦幻。他们英俊得小心翼翼,英俊得谁也不得罪,我愿意把我的钱托付给他投资不动产,却不愿意交付少女不切实际的梦幻。 高中的超完美学长们,到了大学,也露出了他们谢幕戏散后的残妆与油光。那些高中的学长在传说中优秀全能,又冷漠神秘,好像美少女战士的男朋友“夜礼服假面”,让我们只敢远观,只能在意念中亵玩。于是我们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,把他们的故事喃喃传诵给我们的学弟学妹。学弟学妹们考大学的动力之一,就是要在大学里找到他们。 记得刚升上清华的时候,我参加高中学长的迎新饭局,我语无伦次地表达我见到活人传奇的激动,感叹了两次“这很是修来的福分”“光宗耀祖门楣生辉”这种不得体的话都差点脱口而出。 高中学长们听了我的话反而尴尬地讪笑不已,相互推诿:“她说你是传说嘞。”“你才是你才是。”让我疑惑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骂人的话。我逮住我身大学的那些传说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大学的那些传说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方舟边的一个学长,启发性地引导他回忆他辉煌的高中,而那位学长不断羞赧摇头,仿佛多么不堪回首,又时而挠头抱歉:“我那时多傻多轻狂,包涵包涵。” 他不断否定和摧毁那段岁月,又恨又准毫不留情,旁观的我又气又急,拼命护着宛如保护珍贵文物。他最后终于恼羞成怒,带着不愿再回首失足岁月的决绝,告辞说:“我还要去上托福,先走一步了。” 作为一个女大一新生的心态来说,学长的传说破灭,就代表大学的传说真正破灭了。 该笨拙的不笨拙,该轻狂的不轻狂,该迷路的地方统统知道曲折明暗。这就是我对大学的幻灭吧。 我们做了很多事情,避免让日后的自己后悔。但是我觉得比后悔更可怕的,是当倒带自己的人生录像的时候,却发现没有一段可叹可喜的岁月,让你后悔,让你太息。 《女友·校园版》2009年第三期 蒋方舟专栏

    在北京最冷的时候,我的半年大学生活要结束了。盘点一下,发现关于大学的传说都是流言。
    据说,在大学的图书馆里,会有人不小心把你撞到,你怀里的“托尔斯泰”会跌出来,他两眼闪出青碧火星:“这也是我最喜欢的书。"这个憧憬,连我妈听了都连连怪笑:“是啊是啊,你们是不是还在同一个老树根看书?”——好吧好吧,我承认我很久没看电视,看过的最新校园偶像剧还是黑白无声的,并且,拍摄于八十年代中期。但无论如何,我是真的听老派的大学生说过,很久以前有个东西叫校园邂逅。边的一个学长,启发性地引导他回忆他辉煌的高中,而那位学长不断羞赧摇头,仿佛多么不堪回首,又时而挠头抱歉:“我那时多傻多轻狂,包涵包涵。” 他不断否定和摧毁那段岁月,又恨又准毫不留情,旁观的我又气又急,拼命护着宛如保护珍贵文物。他最后终于恼羞成怒,带着不愿再回首失足岁月的决绝,告辞说:“我还要去上托福,先走一步了。” 作为一个女大一新生的心态来说,学长的传说破灭,就代表大学的传说真正破灭了。 该笨拙的不笨拙,该轻狂的不轻狂,该迷路的地方统统知道曲折明暗。这就是我对大学的幻灭吧。 我们做了很多事情,避免让日后的自己后悔。但是我觉得比后悔更可怕的,是当倒带自己的人生录像的时候,却发现没有一段可叹可喜的岁月,让你后悔,让你太息。 《女友·校园版》2009年第三期 蒋方舟专栏
   邂逅是流窜于校园各个角落,踏破铁鞋只为遇见一个遇见。
   而现在的“遇见”,变成了一种室内活动。大学生中,应用最广泛的网站是校内网和开心网,传说中的搭讪也好简单,不需要全寝室闺蜜熬红了眼彻夜谋划,白天勘察地形,夜晚长年蹲点。搭建人际网只需点“链接”。我们链接好友,好友的好友和好友的好友的好友。不需要穿越时间的荒原,复杂环绕的藏匿“校园爱情”的藏宝图一下子变得平铺直叙。程式如此简单,我们通过无数强大的搜索引擎,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。黑暗中,我们在幽幽发光的电脑屏幕前,阴恻恻地笑着轻击键盘:“原来你也在这里。”
      现在结交一个人的最快方式,就是在网上发送好友申请,那个最需要勇气和创意的“第一次搭话”变成电脑程式中一模一样的句子:“某某想加你为好友,接受点左边,忽略点右边。”所有的尴尬心碎都由电脑——这个恶声恶气的告白者来承担。
      胆怯跌撞都不在,笨拙的浪漫也绝了版。我同学听了我的抱怨觉得不可思议,她觉得省略那些过程是多么美好——“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抱怨的?如果愿意,你还可以在网上买他,让给你跳个草裙舞呢!”
      据说,大学里会有个精神领袖,他神秘梦幻,迷得学妹们魂飞魄散。
      我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,刚好看到学生会领袖选举正在做宣传。学生会主席候选人的大幅照片晾在路边的铁丝上,迎风飘曳。我走上前去想仔细地看,却惊奇地发现,这是一排长得毫无区别的有为青年,让我简直有些头晕不适。他们都穿黑色西装,微微侧身双手抱臂环胸,一样的眼镜后闪烁着一样的微笑,他们的宣传词都一样地频繁出现“脚踏实地”。的抱怨觉得不可思议,她觉得省略那些过程是多么美好——“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抱怨的?如果愿意,你还可以在网上买他,让给你跳个草裙舞呢!” 据说,大学里会有个精神领袖,他神秘梦幻,迷得学妹们魂飞魄散。 我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,刚好看到学生会领袖选举正在做宣传。学生会主席候选人的大幅照片晾在路边的铁丝上,迎风飘曳。我走上前去想仔细地看,却惊奇地发现,这是一排长得毫无区别的有为青年,让我简直有些头晕不适。他们都穿黑色西装,微微侧身双手抱臂环胸,一样的眼镜后闪烁着一样的微笑,他们的宣传词都一样地频繁出现“脚踏实地”。 他们诚恳但不神秘,卓越但不梦幻。他们英俊得小心翼翼,英俊得谁也不得罪,我愿意把我的钱托付给他投资不动产,却不愿意交付少女不切实际的梦幻。 高中的超完美学长们,到了大学,也露出了他们谢幕戏散后的残妆与油光。那些高中的学长在传说中优秀全能,又冷漠神秘,好像美少女战士的男朋友“夜礼服假面”,让我们只敢远观,只能在意念中亵玩。于是我们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,把他们的故事喃喃传诵给我们的学弟学妹。学弟学妹们考大学的动力之一,就是要在大学里找到他们。 记得刚升上清华的时候,我参加高中学长的迎新饭局,我语无伦次地表达我见到活人传奇的激动,感叹了两次“这很是修来的福分”“光宗耀祖门楣生辉”这种不得体的话都差点脱口而出。 高中学长们听了我的话反而尴尬地讪笑不已,相互推诿:“她说你是传说嘞。”“你才是你才是。”让我疑惑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骂人的话。我逮住我身
    他们诚恳但不神秘,卓越但不梦幻。他们英俊得小心翼翼,英俊得谁也不得罪,我愿意把我的钱托付给他投资不动产,却不愿意交付少女不切实际的梦幻。
 高中的超完美学长们,到了大学,也露出了他们谢幕戏散后的残妆与油光。那些高中的学长在传说中优秀全能,又冷漠神秘,好像美少女战士的男朋友“夜礼服假面”,让我们只敢远观,只能在意念中亵玩。于是我们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,把他们的故事喃喃传诵给我们的学弟学妹。学弟学妹们考大学的动力之一,就是要在大学里找到他们。
  记得刚升上清华的时候,我参加高中学长的迎新饭局,我语无伦次地表达我见到活人传奇的激动,感叹了两次“这很是修来的福分”“光宗耀祖门楣生辉”这种不得体的话都差点脱口而出。边的一个学长,启发性地引导他回忆他辉煌的高中,而那位学长不断羞赧摇头,仿佛多么不堪回首,又时而挠头抱歉:“我那时多傻多轻狂,包涵包涵。” 他不断否定和摧毁那段岁月,又恨又准毫不留情,旁观的我又气又急,拼命护着宛如保护珍贵文物。他最后终于恼羞成怒,带着不愿再回首失足岁月的决绝,告辞说:“我还要去上托福,先走一步了。” 作为一个女大一新生的心态来说,学长的传说破灭,就代表大学的传说真正破灭了。 该笨拙的不笨拙,该轻狂的不轻狂,该迷路的地方统统知道曲折明暗。这就是我对大学的幻灭吧。 我们做了很多事情,避免让日后的自己后悔。但是我觉得比后悔更可怕的,是当倒带自己的人生录像的时候,却发现没有一段可叹可喜的岁月,让你后悔,让你太息。 《女友·校园版》2009年第三期 蒋方舟专栏
     高中学长们听了我的话反而尴尬地讪笑不已,相互推诿:“她说你是传说嘞。”“你才是你才是。”让我疑惑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骂人的话。我逮住我身边的一个学长,启发性地引导他回忆他辉煌的高中,而那位学长不断羞赧摇头,仿佛多么不堪回首,又时而挠头抱歉:“我那时多傻多轻狂,包涵包涵。”
   他不断否定和摧毁那段岁月,又恨又准毫不留情,旁观的我又气又急,拼命护着宛如保护珍贵文物。他最后终于恼羞成怒,带着不愿再回首失足岁月的决绝,告辞说:“我还要去上托福,先走一步了。”
    作为一个女大一新生的心态来说,学长的传说破灭,就代表大学的传说真正破灭了。的抱怨觉得不可思议,她觉得省略那些过程是多么美好——“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抱怨的?如果愿意,你还可以在网上买他,让给你跳个草裙舞呢!” 据说,大学里会有个精神领袖,他神秘梦幻,迷得学妹们魂飞魄散。 我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,刚好看到学生会领袖选举正在做宣传。学生会主席候选人的大幅照片晾在路边的铁丝上,迎风飘曳。我走上前去想仔细地看,却惊奇地发现,这是一排长得毫无区别的有为青年,让我简直有些头晕不适。他们都穿黑色西装,微微侧身双手抱臂环胸,一样的眼镜后闪烁着一样的微笑,他们的宣传词都一样地频繁出现“脚踏实地”。 他们诚恳但不神秘,卓越但不梦幻。他们英俊得小心翼翼,英俊得谁也不得罪,我愿意把我的钱托付给他投资不动产,却不愿意交付少女不切实际的梦幻。 高中的超完美学长们,到了大学,也露出了他们谢幕戏散后的残妆与油光。那些高中的学长在传说中优秀全能,又冷漠神秘,好像美少女战士的男朋友“夜礼服假面”,让我们只敢远观,只能在意念中亵玩。于是我们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,把他们的故事喃喃传诵给我们的学弟学妹。学弟学妹们考大学的动力之一,就是要在大学里找到他们。 记得刚升上清华的时候,我参加高中学长的迎新饭局,我语无伦次地表达我见到活人传奇的激动,感叹了两次“这很是修来的福分”“光宗耀祖门楣生辉”这种不得体的话都差点脱口而出。 高中学长们听了我的话反而尴尬地讪笑不已,相互推诿:“她说你是传说嘞。”“你才是你才是。”让我疑惑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骂人的话。我逮住我身
    该笨拙的不笨拙,该轻狂的不轻狂,该迷路的地方统统知道曲折明暗。这就是我对大学的幻灭吧。
    我们做了很多事情,避免让日后的自己后悔。但是我觉得比后悔更可怕的,是当倒带自己的人生录像的时候,却发现没有一段可叹可喜的岁月,让你后悔,让你太息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女友·校园版》2009年第三期 蒋方舟专栏

大学的那些传说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的抱怨觉得不可思议,她觉得省略那些过程是多么美好——“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可抱怨的?如果愿意,你还可以在网上买他,让给你跳个草裙舞呢!” 据说,大学里会有个精神领袖,他神秘梦幻,迷得学妹们魂飞魄散。 我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,刚好看到学生会领袖选举正在做宣传。学生会主席候选人的大幅照片晾在路边的铁丝上,迎风飘曳。我走上前去想仔细地看,却惊奇地发现,这是一排长得毫无区别的有为青年,让我简直有些头晕不适。他们都穿黑色西装,微微侧身双手抱臂环胸,一样的眼镜后闪烁着一样的微笑,他们的宣传词都一样地频繁出现“脚踏实地”。 他们诚恳但不神秘,卓越但不梦幻。他们英俊得小心翼翼,英俊得谁也不得罪,我愿意把我的钱托付给他投资不动产,却不愿意交付少女不切实际的梦幻。 高中的超完美学长们,到了大学,也露出了他们谢幕戏散后的残妆与油光。那些高中的学长在传说中优秀全能,又冷漠神秘,好像美少女战士的男朋友“夜礼服假面”,让我们只敢远观,只能在意念中亵玩。于是我们也在高中毕业的时候,把他们的故事喃喃传诵给我们的学弟学妹。学弟学妹们考大学的动力之一,就是要在大学里找到他们。 记得刚升上清华的时候,我参加高中学长的迎新饭局,我语无伦次地表达我见到活人传奇的激动,感叹了两次“这很是修来的福分”“光宗耀祖门楣生辉”这种不得体的话都差点脱口而出。 高中学长们听了我的话反而尴尬地讪笑不已,相互推诿:“她说你是传说嘞。”“你才是你才是。”让我疑惑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骂人的话。我逮住我身大学的那些传说 - 蒋方舟 - 蒋方舟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