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——万事具备,只欠多巴胺  

2010-06-13 00:17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万事具备,只欠多巴胺 蒋方舟 我其实是个女足球队员。我被拉进我们系的女足长达一年,参加过数次赛后的庆功或痛哭流涕活动。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,我和人抱头痛哭却并不知道眼泪为谁而流,所有对上场比赛的评论都是摇头晃脑着说“体力不支”和“战术失误”。最近系里女足队要大换血,我去上交球衣,我的队友才惊讶地说:“原来你也是队员啊?”在我参加的大部分比赛里,我只是胸有成竹地手插口袋站在场地的正中央,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在穿越操场的过程中迷路了,而我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“中场”。 我一直倨傲地保持着对足球的茫然与冷漠,这多半也是生理缺陷的产物——我是个多巴胺缺乏症患者。让我一个伪科学者给你解释一下人七情六欲运作:人大脑里有千亿个神经细胞,受到刺激之后,细胞们要一个个推肘侧耳传递着悄悄话——“喂喂喂,该高兴了!”而多巴胺就是传声筒,要是分泌得多少,细胞之间信息不通,亢奋和愉悦等等情绪全死在半路上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事具备,只欠多巴胺 多巴胺分泌得多的人,快乐都要来得敏锐些,密度大一些,也坚定一些。爽则狂笑,怒则骂娘,哀则痛哭,不爽不哀闲着也是闲着,也会无端猛烈抽搐一下。也就是俗称的球迷。而多巴胺分泌得少,快感来得又慢又迟疑,有时即使有亢奋穿越万水千山缓缓涌上心头,自己也会扪心自问:“这真的值得快乐吗?”后者冷冷看着球迷们种种动物般原始的情绪反应,球迷们瞪回去指责他们的钝感,两方永远无法和解。 我曾是被球迷鄙视的后者,今年却想人为给自己注射些能让我狂乱不知所终的激素。因为近几年来,人们太社会,社会太现实,现实太现实。无论是社会角落里别人的悲惨故事,还是自己面对的生存压力,逼得几乎所有人都全力以赴、聚精会神地去生存,既不敢走神,也不敢叛逃,更毋论去狂欢了。 世界杯像是一场久旱多年迟来的多巴胺的暴雨,所有人都群魔乱舞地跳了许久的求雨舞。对多年的老球迷来说,这是四年一度的少年复活,对我这样积极转型的伪球迷来说,也是一个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方舟

离生存的高速公路出口。世界杯开始之后,学校为了整顿秩序,专门安排了一个偏僻教室夜间放球,每天晚上,我将离开熟睡的宿舍楼,静悄悄地走过上网浏览匿名发言的愤青,轻蔑地经过奋笔疾书的自习室,走向荷尔蒙充溢的看球室,我也许最后也不会成为球迷,只是单纯地,一个多巴胺缺乏者的自救,想抢在老前年轻一次。 世界杯期间,本人放下期末考试、论文、书稿、约见、跑步等重要事务写球盲专栏 媒体转载请联系本人工作邮箱198910@163.com转载请付稿酬 

多巴胺分泌得多的人,快乐都要来得敏锐些,密度大一些,也坚定一些。爽则狂笑,怒则骂娘,哀则痛哭,不爽不哀闲着也是闲着,也会无端猛烈抽搐一下。也就是俗称的球迷。而多巴胺分泌得少,快感来得又慢又迟疑,有时即使有亢奋穿越万水千山缓缓涌上心头,自己也会扪心自问:“这真的值得快乐吗?”后者冷冷看着球迷们种种动物般原始的情绪反应,球迷们瞪回去指责他们的钝感,两方永远无法和解。 我曾是被球迷鄙视的后者,今年却想人为给自己注射些能让我狂乱不知所终的激素。因为近几年来,人们太社会,社会太现实,现实太现实。无论是社会角落里别人的悲惨故事,还是自己面对的生存压力,逼得几乎所有人都全力以赴、聚精会神地去生存,既不敢走神,也不敢叛逃,更毋论去狂欢了。 世界杯像是一场久旱多年迟来的多巴胺的暴雨,所有人都群魔乱舞地跳了许久的求雨舞。对多年的老球迷来说,这是四年一度的少年复活,对我这样积极转型的伪球迷来说,也是一个逃  我其实是个女足球队员。我被拉进我们系的女足长达一年,参加过数次赛后的庆功或痛哭流涕活动。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,我和人抱头痛哭却并不知道眼泪为谁而流,所有对上场比赛的评论都是摇头晃脑着说“体力不支”和“战术失误”。最近系里女足队要大换血,我去上交球衣,我的队友才惊讶地说:“原来你也是队员啊?”在我参加的大部分比赛里,我只是胸有成竹地手插口袋站在场地的正中央,所有人都以为我是在穿越操场的过程中迷路了,而我以为这就是传说中的“中场”。

   我一直倨傲地保持着对足球的茫然与冷漠,这多半也是生理缺陷的产物——我是个多巴胺缺乏症患者。让我一个伪科学者给你解释一下人七情六欲运作:人大脑里有千亿个神经细胞,受到刺激之后,细胞们要一个个推肘侧耳传递着悄悄话——“喂喂喂,该高兴了!”而多巴胺就是传声筒,要是分泌得多少,细胞之间信息不通,亢奋和愉悦等等情绪全死在半路上。

多巴胺分泌得多的人,快乐都要来得敏锐些,密度大一些,也坚定一些。爽则狂笑,怒则骂娘,哀则痛哭,不爽不哀闲着也是闲着,也会无端猛烈抽搐一下。也就是俗称的球迷。而多巴胺分泌得少,快感来得又慢又迟疑,有时即使有亢奋穿越万水千山缓缓涌上心头,自己也会扪心自问:“这真的值得快乐吗?”后者冷冷看着球迷们种种动物般原始的情绪反应,球迷们瞪回去指责他们的钝感,两方永远无法和解。 我曾是被球迷鄙视的后者,今年却想人为给自己注射些能让我狂乱不知所终的激素。因为近几年来,人们太社会,社会太现实,现实太现实。无论是社会角落里别人的悲惨故事,还是自己面对的生存压力,逼得几乎所有人都全力以赴、聚精会神地去生存,既不敢走神,也不敢叛逃,更毋论去狂欢了。 世界杯像是一场久旱多年迟来的多巴胺的暴雨,所有人都群魔乱舞地跳了许久的求雨舞。对多年的老球迷来说,这是四年一度的少年复活,对我这样积极转型的伪球迷来说,也是一个逃

多巴胺分泌得多的人,快乐都要来得敏锐些,密度大一些,也坚定一些。爽则狂笑,怒则骂娘,哀则痛哭,不爽不哀闲着也是闲着,也会无端猛烈抽搐一下。也就是俗称的球迷。而多巴胺分泌得少,快感来得又慢又迟疑,有时即使有亢奋穿越万水千山缓缓涌上心头,自己也会扪心自问:“这真的值得快乐吗?”后者冷冷看着球迷们种种动物般原始的情绪反应,球迷们瞪回去指责他们的钝感,两方永远无法和解。

   我曾是被球迷鄙视的后者,今年却想人为给自己注射些能让我狂乱不知所终的激素。因为近几年来,人们太社会,社会太现实,现实太现实。无论是社会角落里别人的悲惨故事,还是自己面对的生存压力,逼得几乎所有人都全力以赴、聚精会神地去生存,既不敢走神,也不敢叛逃,更毋论去狂欢了。

   世界杯像是一场久旱多年迟来的多巴胺的暴雨,所有人都群魔乱舞地跳了许久的求雨舞。对多年的老球迷来说,这是四年一度的少年复活,对我这样积极转型的伪球迷来说,也是一个逃离生存的高速公路出口。世界杯开始之后,学校为了整顿秩序,专门安排了一个偏僻教室夜间放球,每天晚上,我将离开熟睡的宿舍楼,静悄悄地走过上网浏览匿名发言的愤青,轻蔑地经过奋笔疾书的自习室,走向荷尔蒙充溢的看球室,我也许最后也不会成为球迷,只是单纯地,一个多巴胺缺乏者的自救,想抢在老前年轻一次。

多巴胺分泌得多的人,快乐都要来得敏锐些,密度大一些,也坚定一些。爽则狂笑,怒则骂娘,哀则痛哭,不爽不哀闲着也是闲着,也会无端猛烈抽搐一下。也就是俗称的球迷。而多巴胺分泌得少,快感来得又慢又迟疑,有时即使有亢奋穿越万水千山缓缓涌上心头,自己也会扪心自问:“这真的值得快乐吗?”后者冷冷看着球迷们种种动物般原始的情绪反应,球迷们瞪回去指责他们的钝感,两方永远无法和解。 我曾是被球迷鄙视的后者,今年却想人为给自己注射些能让我狂乱不知所终的激素。因为近几年来,人们太社会,社会太现实,现实太现实。无论是社会角落里别人的悲惨故事,还是自己面对的生存压力,逼得几乎所有人都全力以赴、聚精会神地去生存,既不敢走神,也不敢叛逃,更毋论去狂欢了。 世界杯像是一场久旱多年迟来的多巴胺的暴雨,所有人都群魔乱舞地跳了许久的求雨舞。对多年的老球迷来说,这是四年一度的少年复活,对我这样积极转型的伪球迷来说,也是一个逃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多巴胺分泌得多的人,快乐都要来得敏锐些,密度大一些,也坚定一些。爽则狂笑,怒则骂娘,哀则痛哭,不爽不哀闲着也是闲着,也会无端猛烈抽搐一下。也就是俗称的球迷。而多巴胺分泌得少,快感来得又慢又迟疑,有时即使有亢奋穿越万水千山缓缓涌上心头,自己也会扪心自问:“这真的值得快乐吗?”后者冷冷看着球迷们种种动物般原始的情绪反应,球迷们瞪回去指责他们的钝感,两方永远无法和解。 我曾是被球迷鄙视的后者,今年却想人为给自己注射些能让我狂乱不知所终的激素。因为近几年来,人们太社会,社会太现实,现实太现实。无论是社会角落里别人的悲惨故事,还是自己面对的生存压力,逼得几乎所有人都全力以赴、聚精会神地去生存,既不敢走神,也不敢叛逃,更毋论去狂欢了。 世界杯像是一场久旱多年迟来的多巴胺的暴雨,所有人都群魔乱舞地跳了许久的求雨舞。对多年的老球迷来说,这是四年一度的少年复活,对我这样积极转型的伪球迷来说,也是一个逃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世界杯期间,本人放下期末考试、论文、书稿、约见、跑步等重要事务写球盲专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媒体转载请联系本人工作邮箱多巴胺分泌得多的人,快乐都要来得敏锐些,密度大一些,也坚定一些。爽则狂笑,怒则骂娘,哀则痛哭,不爽不哀闲着也是闲着,也会无端猛烈抽搐一下。也就是俗称的球迷。而多巴胺分泌得少,快感来得又慢又迟疑,有时即使有亢奋穿越万水千山缓缓涌上心头,自己也会扪心自问:“这真的值得快乐吗?”后者冷冷看着球迷们种种动物般原始的情绪反应,球迷们瞪回去指责他们的钝感,两方永远无法和解。 我曾是被球迷鄙视的后者,今年却想人为给自己注射些能让我狂乱不知所终的激素。因为近几年来,人们太社会,社会太现实,现实太现实。无论是社会角落里别人的悲惨故事,还是自己面对的生存压力,逼得几乎所有人都全力以赴、聚精会神地去生存,既不敢走神,也不敢叛逃,更毋论去狂欢了。 世界杯像是一场久旱多年迟来的多巴胺的暴雨,所有人都群魔乱舞地跳了许久的求雨舞。对多年的老球迷来说,这是四年一度的少年复活,对我这样积极转型的伪球迷来说,也是一个逃198910@163.com  转载请付稿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