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世界杯情儿  

2010-06-13 08:30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世界杯情儿(外一篇)

 

     世界杯适逢期末考试期间,考生和球迷正式割裂成两个对立阵营,各自警惕地抱团。学校把球迷们集中到一个巨大的阶梯教室看球,“以维护学校的正常秩序”。

世界杯情儿(外一篇) 世界杯适逢期末考试期间,考生和球迷正式割裂成两个对立阵营,各自警惕地抱团。学校把球迷们集中到一个巨大的阶梯教室看球,“以维护学校的正常秩序”。 我这个伪球迷也混进这个教室,原以为这里是个狂乱亢奋的罪恶之城,结果发现所有人坐得整整齐齐、头头是道。教室门口站着一个中年老师背着手严肃监督,像狱卒,更像场边助理裁判。他不时到观众区巡视,没收刚打开的啤酒,并出示一张黄牌。 看球的同学里,最顾盼生姿的是那些拖家带口的球迷。他们身边坐着自己的小女友。这些人往往是看球过程中最聒噪的一群人,永远大喊着“左路”“助攻”之类无意义的单词,没话喊也要摇头晃脑唉声叹气,对场上局势永远失望,永远恨铁不成钢。 一个是大声喧哗,一个是娇羞如花。这一对对构成了看球人群中欠扁得无以复加,可爱得无可奈何的风景线。青春期是多么贫瘠啊,一起爬一个矮土墩也能成为3A级约会项目。

     我这个伪球迷也混进这个教室,原以为这里是个狂乱亢奋的罪恶之城,结果发现所有人坐得整整齐齐、头头是道。教室门口站着一个中年老师背着手严肃监督,像狱卒,更像场边助理裁判。他不时到观众区巡视,没收刚打开的啤酒,并出示一张黄牌。

     看球的同学里,最顾盼生姿的是那些拖家带口的球迷。他们身边坐着自己的小女友。这些人往往是看球过程中最聒噪的一群人,永远大喊着“左路”“助攻”之类无意义的单词,没话喊也要摇头晃脑唉声叹气,对场上局势永远失望,永远恨铁不成钢。

世界杯当然更是情人双修,让亲密程度突飞猛进的重要情侣活动。原来我只听说过世界杯寡妇,但那大概是中年危机,情感本来就很稀薄的产物,对生活苍白情感澎湃的少年来说,只有世界杯情儿。这恐怕是夜深人静偷逃出家门的中年人羡慕不已的境遇,再一无所有的少年也能在他们面前称王称霸——“你有啤酒,我没有;我有荷尔蒙,你有吗?” 教室里,晚上12点,“世界杯秩序维护员(官方职称)”正式关电视,驱赶大家各回各家。同学们爆发出克制而不失热烈的掌声,听话地收拾好桌面上的瓜子皮出门。他们乖到颠覆我对球迷的基本印象,后来看着一只只揽着女友的手臂,我不无酸意地想:“友谊第五,开幕第四,解说第三,比赛第二、夫妻情趣最高!” (外一篇)他其实是个作家 解说员高呼“马克思进球了!马克思进球了!”我周围陆陆续续响起了对恩格斯的呼唤。进球的是墨西哥队员Rafael Marquez,应该是“马尔克斯”,和       一个是大声喧哗,一个是娇羞如花。这一对对构成了看球人群中欠扁得无以复加,可爱得无可奈何的风景线。青春期是多么贫瘠啊,一起爬一个矮土墩也能成为3A级约会项目。世界杯当然更是情人双修,让亲密程度突飞猛进的重要情侣活动。原来我只听说过世界杯寡妇,但那大概是中年危机,情感本来就很稀薄的产物,对生活苍白情感澎湃的少年来说,只有世界杯情儿。这恐怕是夜深人静偷逃出家门的中年人羡慕不已的境遇,再一无所有的少年也能在他们面前称王称霸——“你有啤酒,我没有;我有荷尔蒙,你有吗?”

         教室里,晚上12点,“世界杯秩序维护员(官方职称)”正式关电视,驱赶大家各回各家。同学们爆发出克制而不失热烈的掌声,听话地收拾好桌面上的瓜子皮出门。他们乖到颠覆我对球迷的基本印象,后来看着一只只揽着女友的手臂,我不无酸意地想:“友谊第五,开幕第四,解说第三,比赛第二、夫妻情趣最高!”

 

世界杯当然更是情人双修,让亲密程度突飞猛进的重要情侣活动。原来我只听说过世界杯寡妇,但那大概是中年危机,情感本来就很稀薄的产物,对生活苍白情感澎湃的少年来说,只有世界杯情儿。这恐怕是夜深人静偷逃出家门的中年人羡慕不已的境遇,再一无所有的少年也能在他们面前称王称霸——“你有啤酒,我没有;我有荷尔蒙,你有吗?” 教室里,晚上12点,“世界杯秩序维护员(官方职称)”正式关电视,驱赶大家各回各家。同学们爆发出克制而不失热烈的掌声,听话地收拾好桌面上的瓜子皮出门。他们乖到颠覆我对球迷的基本印象,后来看着一只只揽着女友的手臂,我不无酸意地想:“友谊第五,开幕第四,解说第三,比赛第二、夫妻情趣最高!” (外一篇)他其实是个作家 解说员高呼“马克思进球了!马克思进球了!”我周围陆陆续续响起了对恩格斯的呼唤。进球的是墨西哥队员Rafael Marquez,应该是“马尔克斯”,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外一篇)他其实是个作家

 

     解说员高呼“马克思进球了!马克思进球了!”我周围陆陆续续响起了对恩格斯的呼唤。进球的是墨西哥队员Rafael Marquez,应该是“马尔克斯”,和写《百年孤独》的老头子一模一样的姓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进入我国要采用另一个白发老头的名字,更诡吊的是,出于避讳不能用一模一样的字,而怪里怪气地译成“马科斯”,这真是太遥远的牵强附会。而我听过更怪里怪气的牵强,也出于昨天的解说——“由于长期被独裁,所以更重技术.……”。政治和足球,真是我见过的最无趣的混搭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世界杯期间,本人放下期末考试、论文、书稿、约见、跑步等重要事务写球盲专栏

     世界杯当然更是情人双修,让亲密程度突飞猛进的重要情侣活动。原来我只听说过世界杯寡妇,但那大概是中年危机,情感本来就很稀薄的产物,对生活苍白情感澎湃的少年来说,只有世界杯情儿。这恐怕是夜深人静偷逃出家门的中年人羡慕不已的境遇,再一无所有的少年也能在他们面前称王称霸——“你有啤酒,我没有;我有荷尔蒙,你有吗?” 教室里,晚上12点,“世界杯秩序维护员(官方职称)”正式关电视,驱赶大家各回各家。同学们爆发出克制而不失热烈的掌声,听话地收拾好桌面上的瓜子皮出门。他们乖到颠覆我对球迷的基本印象,后来看着一只只揽着女友的手臂,我不无酸意地想:“友谊第五,开幕第四,解说第三,比赛第二、夫妻情趣最高!” (外一篇)他其实是个作家 解说员高呼“马克思进球了!马克思进球了!”我周围陆陆续续响起了对恩格斯的呼唤。进球的是墨西哥队员Rafael Marquez,应该是“马尔克斯”,和         媒体转载请联系本人工作邮箱写《百年孤独》的老头子一模一样的姓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进入我国要采用另一个白发老头的名字,更诡吊的是,出于避讳不能用一模一样的字,而怪里怪气地译成“马科斯”,这真是太遥远的牵强附会。而我听过更怪里怪气的牵强,也出于昨天的解说——“由于长期被独裁,所以更重技术.……”。政治和足球,真是我见过的最无趣的混搭。 世界杯期间,本人放下期末考试、论文、书稿、约见、跑步等重要事务写球盲专栏 媒体转载请联系本人工作邮箱198910@163.com转载请付稿酬198910@163.com  世界杯当然更是情人双修,让亲密程度突飞猛进的重要情侣活动。原来我只听说过世界杯寡妇,但那大概是中年危机,情感本来就很稀薄的产物,对生活苍白情感澎湃的少年来说,只有世界杯情儿。这恐怕是夜深人静偷逃出家门的中年人羡慕不已的境遇,再一无所有的少年也能在他们面前称王称霸——“你有啤酒,我没有;我有荷尔蒙,你有吗?” 教室里,晚上12点,“世界杯秩序维护员(官方职称)”正式关电视,驱赶大家各回各家。同学们爆发出克制而不失热烈的掌声,听话地收拾好桌面上的瓜子皮出门。他们乖到颠覆我对球迷的基本印象,后来看着一只只揽着女友的手臂,我不无酸意地想:“友谊第五,开幕第四,解说第三,比赛第二、夫妻情趣最高!” (外一篇)他其实是个作家 解说员高呼“马克思进球了!马克思进球了!”我周围陆陆续续响起了对恩格斯的呼唤。进球的是墨西哥队员Rafael Marquez,应该是“马尔克斯”,和转载请付稿酬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8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