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球盲成长日记——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  

2010-06-16 14:1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不如直译成《意志之国》。在导演看来,整个国家的人民不太像人,而像一群忠诚而活跃的意志细胞,发自内心地自豪和快乐。导演是个纯真的左派,他镜头里的朝鲜孩子脸上都泛着快乐的晶光,甚至,甚至与一般的人类孩子无异。 所有看似轻盈欢乐的镜头,都隐约可见幕后的纪录片导演,声嘶力竭地说:“你们错怪朝鲜了!你们错怪朝鲜了!”这个左派导演在朝鲜获得了很高的礼遇。大概朝鲜领导人觉得“终于有西方人懂我们了!内牛满面思密达!” 可是这个片子中令人不适的政治阴影仍然无处不在:学生们每天早操集体高喊“护卫伟大领袖直至生命最后一息”;这个国家所有的屋子里都装了一个没有开关,不能关掉的广播;初中女生对着镜头说“一想到要给伟大领袖表演就全身幸福颤抖得快要死掉”…… 2003年的大型团体操,45分钟的节目孩子们排了6个月。金正日没来看。今年的世界杯,不知道最高领袖看了没,反正中国人民都特别兴奋地看了,朝鲜队员郑大世听国歌一哭动天下,这种情景在我国历史上好像也发生过。可短短几十年,我们已经却消除了那些热泪盈眶振臂狂呼的记忆,重新变得清纯无辜,像没有历史的人。麦当娜唱过一首“宛若处女,心里真痛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方舟

      英国有个叫DANIEL GORDON的纪录片导演。他不是个“朝鲜问题爱好者”,而是个“朝鲜爱好者”。他第一部关于朝鲜的纪录片叫做《人生的赛事》,1966年朝鲜第一次打入世界杯,导演在2002年到朝鲜,看当年代表朝鲜队出战的运动员今何在。

     纪录片一点也不悲催。44年前,外界对朝鲜有迷惑但还没有敌意,英国虽然当时没有正式承认朝鲜的合法,但仍挂上了朝鲜国旗,奏响朝鲜国歌,西方媒体甚至为前苏联败给朝鲜而幸灾乐祸。44年后,当年的朝鲜队员在国内仍然受到了持续而热烈的尊敬。如今穿着西服或者军装,胸前挂满了功勋章,目光坚定不慌张,看起来不像刚出了煤窑紧急借了一身戏服,有力之前反驳了“踢球踢输了就要挖煤”的说法。

     还是这个导演,他之后又拍了一部纪录片,讲的还是朝鲜的那些事儿——2003年,朝鲜又要进行一年一度的大型团体操表演。纪录片追踪的是长达半年的备战过程,主线是两个参加表演的初中的女生,片名叫做《a state of mind》,中立的翻译是《某个国家》,批判性的翻译是《意志之谜》,亲热性的翻译是《朝鲜心声》。

    看完之后,我觉得还不如直译成《意志之国》。在导演看来,整个国家的人民不太像人,而像一群忠诚而活跃的意志细胞,发自内心地自豪和快乐。导演是个纯真的左派,他镜头里的朝鲜孩子脸上都泛着快乐的晶光,甚至,甚至与一般的人类孩子无异。

     所有看似轻盈欢乐的镜头,都隐约可见幕后的纪录片导演,声嘶力竭地说:“你们错怪朝鲜了!你们错怪朝鲜了!”这个左派导演在朝鲜获得了很高的礼遇。大概朝鲜领导人觉得“终于有西方人懂我们了!内牛满面思密达!”

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 蒋方舟 英国有个叫DANIEL GORDON的纪录片导演。他不是个“朝鲜问题爱好者”,而是个“朝鲜爱好者”。他第一部关于朝鲜的纪录片叫做《人生的赛事》,1966年朝鲜第一次打入世界杯,导演在2002年到朝鲜,看当年代表朝鲜队出战的运动员今何在。 纪录片一点也不悲催。44年前,外界对朝鲜有迷惑但还没有敌意,英国虽然当时没有正式承认朝鲜的合法,但仍挂上了朝鲜国旗,奏响朝鲜国歌,西方媒体甚至为前苏联败给朝鲜而幸灾乐祸。44年后,当年的朝鲜队员在国内仍然受到了持续而热烈的尊敬。如今穿着西服或者军装,胸前挂满了功勋章,目光坚定不慌张,看起来不像刚出了煤窑紧急借了一身戏服,有力之前反驳了“踢球踢输了就要挖煤”的说法。 还是这个导演,他之后又拍了一部纪录片,讲的还是朝鲜的那些事儿——2003年,朝鲜又要进行一年一度的大型团体操表演。纪录片追踪的是长达半年的备战过程,主线是两个参加表演的初中的女生,片名叫做《a state of mind》,中立的翻译是《某个国家》,批判性的翻译是《意志之谜》,亲热性的翻译是《朝鲜心声》。 看完之后,我觉得还

     可是这个片子中令人不适的政治阴影仍然无处不在:学生们每天早操集体高喊“护卫伟大领袖直至生命最后一息”;这个国家所有的屋子里都装了一个没有开关,不能关掉的广播;初中女生对着镜头说“一想到要给伟大领袖表演就全身幸福颤抖得快要死掉”……

     2003年的大型团体操,45分钟的节目孩子们排了6个月。金正日没来看。今年的世界杯,不知道最高领袖看了没,反正中国人民都特别兴奋地看了,朝鲜队员郑大世听国歌一哭动天下,这种情景在我国历史上好像也发生过。可短短几十年,我们已经却消除了那些热泪盈眶振臂狂呼的记忆,重新变得清纯无辜,像没有历史的人。麦当娜唱过一首“宛若处女,心里真痛快。”我们也好奇淡漠地看着朝鲜运动员,眨巴着眼睛无辜如婴儿说:“舍命抢球真古怪,钢铁意志神经病,泪流满面为哪般。”

     英国人拍了《意志之谜》,企图对谜团释然。中国人对朝鲜的集体狂热太理解了,却非要装作不解。难道是因为我们和朝鲜有过类似的意志路径,以至于心虚?有过共同的记忆烙印,所以要装着陌生?

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 蒋方舟 英国有个叫DANIEL GORDON的纪录片导演。他不是个“朝鲜问题爱好者”,而是个“朝鲜爱好者”。他第一部关于朝鲜的纪录片叫做《人生的赛事》,1966年朝鲜第一次打入世界杯,导演在2002年到朝鲜,看当年代表朝鲜队出战的运动员今何在。 纪录片一点也不悲催。44年前,外界对朝鲜有迷惑但还没有敌意,英国虽然当时没有正式承认朝鲜的合法,但仍挂上了朝鲜国旗,奏响朝鲜国歌,西方媒体甚至为前苏联败给朝鲜而幸灾乐祸。44年后,当年的朝鲜队员在国内仍然受到了持续而热烈的尊敬。如今穿着西服或者军装,胸前挂满了功勋章,目光坚定不慌张,看起来不像刚出了煤窑紧急借了一身戏服,有力之前反驳了“踢球踢输了就要挖煤”的说法。 还是这个导演,他之后又拍了一部纪录片,讲的还是朝鲜的那些事儿——2003年,朝鲜又要进行一年一度的大型团体操表演。纪录片追踪的是长达半年的备战过程,主线是两个参加表演的初中的女生,片名叫做《a state of mind》,中立的翻译是《某个国家》,批判性的翻译是《意志之谜》,亲热性的翻译是《朝鲜心声》。 看完之后,我觉得还

    拜托,咱们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行么?

 

      

不如直译成《意志之国》。在导演看来,整个国家的人民不太像人,而像一群忠诚而活跃的意志细胞,发自内心地自豪和快乐。导演是个纯真的左派,他镜头里的朝鲜孩子脸上都泛着快乐的晶光,甚至,甚至与一般的人类孩子无异。 所有看似轻盈欢乐的镜头,都隐约可见幕后的纪录片导演,声嘶力竭地说:“你们错怪朝鲜了!你们错怪朝鲜了!”这个左派导演在朝鲜获得了很高的礼遇。大概朝鲜领导人觉得“终于有西方人懂我们了!内牛满面思密达!” 可是这个片子中令人不适的政治阴影仍然无处不在:学生们每天早操集体高喊“护卫伟大领袖直至生命最后一息”;这个国家所有的屋子里都装了一个没有开关,不能关掉的广播;初中女生对着镜头说“一想到要给伟大领袖表演就全身幸福颤抖得快要死掉”…… 2003年的大型团体操,45分钟的节目孩子们排了6个月。金正日没来看。今年的世界杯,不知道最高领袖看了没,反正中国人民都特别兴奋地看了,朝鲜队员郑大世听国歌一哭动天下,这种情景在我国历史上好像也发生过。可短短几十年,我们已经却消除了那些热泪盈眶振臂狂呼的记忆,重新变得清纯无辜,像没有历史的人。麦当娜唱过一首“宛若处女,心里真痛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不如直译成《意志之国》。在导演看来,整个国家的人民不太像人,而像一群忠诚而活跃的意志细胞,发自内心地自豪和快乐。导演是个纯真的左派,他镜头里的朝鲜孩子脸上都泛着快乐的晶光,甚至,甚至与一般的人类孩子无异。 所有看似轻盈欢乐的镜头,都隐约可见幕后的纪录片导演,声嘶力竭地说:“你们错怪朝鲜了!你们错怪朝鲜了!”这个左派导演在朝鲜获得了很高的礼遇。大概朝鲜领导人觉得“终于有西方人懂我们了!内牛满面思密达!” 可是这个片子中令人不适的政治阴影仍然无处不在:学生们每天早操集体高喊“护卫伟大领袖直至生命最后一息”;这个国家所有的屋子里都装了一个没有开关,不能关掉的广播;初中女生对着镜头说“一想到要给伟大领袖表演就全身幸福颤抖得快要死掉”…… 2003年的大型团体操,45分钟的节目孩子们排了6个月。金正日没来看。今年的世界杯,不知道最高领袖看了没,反正中国人民都特别兴奋地看了,朝鲜队员郑大世听国歌一哭动天下,这种情景在我国历史上好像也发生过。可短短几十年,我们已经却消除了那些热泪盈眶振臂狂呼的记忆,重新变得清纯无辜,像没有历史的人。麦当娜唱过一首“宛若处女,心里真痛快。”     声明与广告:

我们也好奇淡漠地看着朝鲜运动员,眨巴着眼睛无辜如婴儿说:“舍命抢球真古怪,钢铁意志神经病,泪流满面为哪般。” 英国人拍了《意志之谜》,企图对谜团释然。中国人对朝鲜的集体狂热太理解了,却非要装作不解。难道是因为我们和朝鲜有过类似的意志路径,以至于心虚?有过共同的记忆烙印,所以要装着陌生? 拜托,咱们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行么? 声明与广告: 世界杯期间,本人放下期末复习、论文、书稿、约见、跑步等重要事务写球盲专栏 毁手艺做快枪手。欲看专栏者,请购买《新京报》《海峡都市报》《燕赵都市报》《深圳晶报》。 其他平面媒体转载请联系本人工作邮箱198910@163.com 转载请付稿酬。    世界杯期间,本人放下期末复习、论文、书稿、约见、跑步等重要事务写球盲专栏

    毁手艺做快枪手。欲看专栏者,请购买《新京报》《海峡都市报》《燕赵都市报》《深圳晶报》。

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 蒋方舟 英国有个叫DANIEL GORDON的纪录片导演。他不是个“朝鲜问题爱好者”,而是个“朝鲜爱好者”。他第一部关于朝鲜的纪录片叫做《人生的赛事》,1966年朝鲜第一次打入世界杯,导演在2002年到朝鲜,看当年代表朝鲜队出战的运动员今何在。 纪录片一点也不悲催。44年前,外界对朝鲜有迷惑但还没有敌意,英国虽然当时没有正式承认朝鲜的合法,但仍挂上了朝鲜国旗,奏响朝鲜国歌,西方媒体甚至为前苏联败给朝鲜而幸灾乐祸。44年后,当年的朝鲜队员在国内仍然受到了持续而热烈的尊敬。如今穿着西服或者军装,胸前挂满了功勋章,目光坚定不慌张,看起来不像刚出了煤窑紧急借了一身戏服,有力之前反驳了“踢球踢输了就要挖煤”的说法。 还是这个导演,他之后又拍了一部纪录片,讲的还是朝鲜的那些事儿——2003年,朝鲜又要进行一年一度的大型团体操表演。纪录片追踪的是长达半年的备战过程,主线是两个参加表演的初中的女生,片名叫做《a state of mind》,中立的翻译是《某个国家》,批判性的翻译是《意志之谜》,亲热性的翻译是《朝鲜心声》。 看完之后,我觉得还    其他平面媒体转载请联系本人工作邮箱198910@163.com 别跟朝鲜人民装外国人 蒋方舟 英国有个叫DANIEL GORDON的纪录片导演。他不是个“朝鲜问题爱好者”,而是个“朝鲜爱好者”。他第一部关于朝鲜的纪录片叫做《人生的赛事》,1966年朝鲜第一次打入世界杯,导演在2002年到朝鲜,看当年代表朝鲜队出战的运动员今何在。 纪录片一点也不悲催。44年前,外界对朝鲜有迷惑但还没有敌意,英国虽然当时没有正式承认朝鲜的合法,但仍挂上了朝鲜国旗,奏响朝鲜国歌,西方媒体甚至为前苏联败给朝鲜而幸灾乐祸。44年后,当年的朝鲜队员在国内仍然受到了持续而热烈的尊敬。如今穿着西服或者军装,胸前挂满了功勋章,目光坚定不慌张,看起来不像刚出了煤窑紧急借了一身戏服,有力之前反驳了“踢球踢输了就要挖煤”的说法。 还是这个导演,他之后又拍了一部纪录片,讲的还是朝鲜的那些事儿——2003年,朝鲜又要进行一年一度的大型团体操表演。纪录片追踪的是长达半年的备战过程,主线是两个参加表演的初中的女生,片名叫做《a state of mind》,中立的翻译是《某个国家》,批判性的翻译是《意志之谜》,亲热性的翻译是《朝鲜心声》。 看完之后,我觉得还  转载请付稿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9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