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蒋方舟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元年beta2..0  

2010-10-29 21:08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元年beta2..0 元年beta2..0 蒋方舟 我经常被人问到:“你对富二代什么的怎么看?”这是个笃定伴随着冷笑的问题,期待一个愤怒的答案,然后两人就能双双陷入浩浩汤汤的同仇敌忾当中。 我无法给出义愤填膺的答案。矛盾在于,在道义上我知道自己该对富二代们目眦欲裂,在道理上我却早就和他们握手言和。这种和解是全方位的,对象并不是有钱人的升级版,而是整个beta.2.0时代。 Beta2.0时代,社会的变革不再是农民起义反弹式的,革命的大旗插在流亡者的梁山上。改变世界的是一小撮人,是那些富二代们、中产阶级的二代们。 社会资源的排排坐吃果果已经完毕,优势资源分配得干干净净汤水儿不留,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不用争取就获得了这种资源,他们接触得多,行动力强,没有危机感,野心勃勃。于是他们渐渐成长起来,变成能量很大的一群人,准备全面接手社会的领导权。 如果说他们的父辈在天地玄黄的变动中掠

         

元年beta2..0 蒋方舟 我经常被人问到:“你对富二代什么的怎么看?”这是个笃定伴随着冷笑的问题,期待一个愤怒的答案,然后两人就能双双陷入浩浩汤汤的同仇敌忾当中。 我无法给出义愤填膺的答案。矛盾在于,在道义上我知道自己该对富二代们目眦欲裂,在道理上我却早就和他们握手言和。这种和解是全方位的,对象并不是有钱人的升级版,而是整个beta.2.0时代。 Beta2.0时代,社会的变革不再是农民起义反弹式的,革命的大旗插在流亡者的梁山上。改变世界的是一小撮人,是那些富二代们、中产阶级的二代们。 社会资源的排排坐吃果果已经完毕,优势资源分配得干干净净汤水儿不留,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不用争取就获得了这种资源,他们接触得多,行动力强,没有危机感,野心勃勃。于是他们渐渐成长起来,变成能量很大的一群人,准备全面接手社会的领导权。 如果说他们的父辈在天地玄黄的变动中掠            蒋方舟

    

不如我们的时候,他们仍然认为他们比我们强。” 而改变生活,一定是从俯视生活开始。 2.0的年代正在形成,今年第一批90后的孩子年满20,也应算作元年2.0,在某种程度上,各个阶层的人已经各就各位了,不公也好,忿忿也好,年轻人们嘲讽自己,咒骂对方,可也都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大抵成为定局,再难当做bug被修改。“中国梦”们扑哧扑哧成堆地破碎,顺理成章的好运一一实现。这也不称之为社会的堕落,它只是在走向成熟。 《女友·校园版》2010年11月 蒋方舟专栏

         我经常被人问到:“你对富二代什么的怎么看?”这是个笃定伴随着冷笑的问题,期待一个愤怒的答案,然后两人就能双双陷入浩浩汤汤的同仇敌忾当中。

       我无法给出义愤填膺的答案。矛盾在于,在道义上我知道自己该对富二代们目眦欲裂,在道理上我却早就和他们握手言和。这种和解是全方位的,对象并不是有钱人的升级版,而是整个beta.2.0时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Beta2.0时代,社会的变革不再是农民起义反弹式的,革命的大旗插在流亡者的梁山上。改变世界的是一小撮人,是那些富二代们、中产阶级的二代们。

元年beta2..0 蒋方舟 我经常被人问到:“你对富二代什么的怎么看?”这是个笃定伴随着冷笑的问题,期待一个愤怒的答案,然后两人就能双双陷入浩浩汤汤的同仇敌忾当中。 我无法给出义愤填膺的答案。矛盾在于,在道义上我知道自己该对富二代们目眦欲裂,在道理上我却早就和他们握手言和。这种和解是全方位的,对象并不是有钱人的升级版,而是整个beta.2.0时代。 Beta2.0时代,社会的变革不再是农民起义反弹式的,革命的大旗插在流亡者的梁山上。改变世界的是一小撮人,是那些富二代们、中产阶级的二代们。 社会资源的排排坐吃果果已经完毕,优势资源分配得干干净净汤水儿不留,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不用争取就获得了这种资源,他们接触得多,行动力强,没有危机感,野心勃勃。于是他们渐渐成长起来,变成能量很大的一群人,准备全面接手社会的领导权。 如果说他们的父辈在天地玄黄的变动中掠         社会资源的排排坐吃果果已经完毕,优势资源分配得干干净净汤水儿不留,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不用争取就获得了这种资源,他们接触得多,行动力强,没有危机感,野心勃勃。于是他们渐渐成长起来,变成能量很大的一群人,准备全面接手社会的领导权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说他们的父辈在天地玄黄的变动中掠得钱与地位,还有一些刚坐稳了暴发户的不安,那正在成长起来的二代们,对财富已经完全没有了生涩和不适,而看做理所当然。

元年beta2..0 蒋方舟 我经常被人问到:“你对富二代什么的怎么看?”这是个笃定伴随着冷笑的问题,期待一个愤怒的答案,然后两人就能双双陷入浩浩汤汤的同仇敌忾当中。 我无法给出义愤填膺的答案。矛盾在于,在道义上我知道自己该对富二代们目眦欲裂,在道理上我却早就和他们握手言和。这种和解是全方位的,对象并不是有钱人的升级版,而是整个beta.2.0时代。 Beta2.0时代,社会的变革不再是农民起义反弹式的,革命的大旗插在流亡者的梁山上。改变世界的是一小撮人,是那些富二代们、中产阶级的二代们。 社会资源的排排坐吃果果已经完毕,优势资源分配得干干净净汤水儿不留,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不用争取就获得了这种资源,他们接触得多,行动力强,没有危机感,野心勃勃。于是他们渐渐成长起来,变成能量很大的一群人,准备全面接手社会的领导权。 如果说他们的父辈在天地玄黄的变动中掠

          我因此而羡慕他们。羡慕的不是财富本身,而是当“钱”接种到他们的基因当中时,他们肌体的变化。我们身上坚硬的东西,在他们身上变得柔软;我们诚惶诚恐的东西,他们一律轻视;我们奉若神明的东西,他们一律不信。概括起来,他们就是对生活有余力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   而我们大多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,一切努力与奋斗都是为了报答父母,头悬梁刺椎骨的绳索和匕首都叫做“回报”。生活像是一场还不完的债,拆东墙补西墙,少年时就心力交瘁,噩梦里常一个抽着皮鞭的马戏团主在后面驱赶着,要你跳火圈。

元年beta2..0 蒋方舟 我经常被人问到:“你对富二代什么的怎么看?”这是个笃定伴随着冷笑的问题,期待一个愤怒的答案,然后两人就能双双陷入浩浩汤汤的同仇敌忾当中。 我无法给出义愤填膺的答案。矛盾在于,在道义上我知道自己该对富二代们目眦欲裂,在道理上我却早就和他们握手言和。这种和解是全方位的,对象并不是有钱人的升级版,而是整个beta.2.0时代。 Beta2.0时代,社会的变革不再是农民起义反弹式的,革命的大旗插在流亡者的梁山上。改变世界的是一小撮人,是那些富二代们、中产阶级的二代们。 社会资源的排排坐吃果果已经完毕,优势资源分配得干干净净汤水儿不留,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不用争取就获得了这种资源,他们接触得多,行动力强,没有危机感,野心勃勃。于是他们渐渐成长起来,变成能量很大的一群人,准备全面接手社会的领导权。 如果说他们的父辈在天地玄黄的变动中掠

        2.0的孩子们,四两拨千斤地化解了这种紧迫。菲茨杰拉德写过:“他们从内心深处认为他们比我们强,因为我们不得不为生活四处奔波,挣钱养家糊口,寻找栖身之处。甚至在他们沦落到我们的世界里或者堕落到还不如我们的时候,他们仍然认为他们比我们强。”

元年beta2..0 蒋方舟 我经常被人问到:“你对富二代什么的怎么看?”这是个笃定伴随着冷笑的问题,期待一个愤怒的答案,然后两人就能双双陷入浩浩汤汤的同仇敌忾当中。 我无法给出义愤填膺的答案。矛盾在于,在道义上我知道自己该对富二代们目眦欲裂,在道理上我却早就和他们握手言和。这种和解是全方位的,对象并不是有钱人的升级版,而是整个beta.2.0时代。 Beta2.0时代,社会的变革不再是农民起义反弹式的,革命的大旗插在流亡者的梁山上。改变世界的是一小撮人,是那些富二代们、中产阶级的二代们。 社会资源的排排坐吃果果已经完毕,优势资源分配得干干净净汤水儿不留,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不用争取就获得了这种资源,他们接触得多,行动力强,没有危机感,野心勃勃。于是他们渐渐成长起来,变成能量很大的一群人,准备全面接手社会的领导权。 如果说他们的父辈在天地玄黄的变动中掠

        而改变生活,一定是从俯视生活开始。

元年beta2..0 蒋方舟 我经常被人问到:“你对富二代什么的怎么看?”这是个笃定伴随着冷笑的问题,期待一个愤怒的答案,然后两人就能双双陷入浩浩汤汤的同仇敌忾当中。 我无法给出义愤填膺的答案。矛盾在于,在道义上我知道自己该对富二代们目眦欲裂,在道理上我却早就和他们握手言和。这种和解是全方位的,对象并不是有钱人的升级版,而是整个beta.2.0时代。 Beta2.0时代,社会的变革不再是农民起义反弹式的,革命的大旗插在流亡者的梁山上。改变世界的是一小撮人,是那些富二代们、中产阶级的二代们。 社会资源的排排坐吃果果已经完毕,优势资源分配得干干净净汤水儿不留,中产阶级的孩子们不用争取就获得了这种资源,他们接触得多,行动力强,没有危机感,野心勃勃。于是他们渐渐成长起来,变成能量很大的一群人,准备全面接手社会的领导权。 如果说他们的父辈在天地玄黄的变动中掠        2.0的年代正在形成,今年第一批90后的孩子年满20,也应算作元年不如我们的时候,他们仍然认为他们比我们强。” 而改变生活,一定是从俯视生活开始。 2.0的年代正在形成,今年第一批90后的孩子年满20,也应算作元年2.0,在某种程度上,各个阶层的人已经各就各位了,不公也好,忿忿也好,年轻人们嘲讽自己,咒骂对方,可也都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大抵成为定局,再难当做bug被修改。“中国梦”们扑哧扑哧成堆地破碎,顺理成章的好运一一实现。这也不称之为社会的堕落,它只是在走向成熟。 《女友·校园版》2010年11月 蒋方舟专栏 2.0,在某种程度上,各个阶层的人已经各就各位了,不公也好,忿忿也好,年轻人们嘲讽自己,咒骂对方,可也都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大抵成为定局,再难当做bug被修改。“中国梦”们扑哧扑哧成堆地破碎,顺理成章的好运一一实现。这也不称之为社会的堕落,它只是在走向成熟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《女友·校园版》2010年11月  蒋方舟专栏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